Archive

Archive for the ‘杂记’ Category

偷得浮生半日闲

2017-07-07 留下评论

偶恙,在家,家里其他人都出去了。
躺在沙发上,电视开着,偶尔眯瞪一会儿。
虽然还会打着喷嚏,有点犯晕,但
没有了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的热闹,世界清净而美好。
明天还是周末…

慢着,还有早上小东西的东西要洗掉,咳…

Advertisements
分类:加国生活, 杂记

修车记

2017-04-30 留下评论

有人说在北美没报过保险,人生不完整。这下好,我这次人生趋向完整了。

那天在停车场快要到出口的时候,发现边上有一辆小车要出来,由于我在过道上行驶,有路权,那辆车刚启动,他应该让我。我也就仅仅减慢了速度而已,没想到靠近后,他还继续后退,我只得停了下来,同时鸣号示警。但是那个司机根本没听到,继续后退,然后撞到了我的车头。

我下车查看情况,那位司机不一会儿也出来了,同时手里已经拿好了保险单等单据。看了一下我的车头,说:“哦,你的车头擦了一下,有擦痕了,我们交换信息吧。”一般这种小摩擦情况很多都私了,因为报保险的话,过错方可能会涨几年保险费,最终费用会高于私了费用。同时她还说:“我会告诉我的保险公司,是我撞的你。你也去和你的保险公司联系好了。”一副熟门熟路的架势。交换保险和驾照等信息后,我们就各自开走了。

我回到家后晚上就报了保险。然后就是标准程序了:保险公司了解情况后,说先去他们指定的body shop估算修理费用, 然后修理。在修车期间会为我租车。如果我说的情况属实,是对方全责,我不用付任何费用,即使我的保险有deductible (最大自行付费额度,越高的话保费就越低,但是自己的责任的话,就要自己付这笔费用,超出之外保险公司付。) 如果对方对此有争议,再让我提供进一步证据。(我有行车记录仪,完整地记录了这次事故全过程。)

body shop很忙,一下子约到了几个星期后。他们做了估算,同时告诉我保险公司已经核实了我的说法,免除了我的deductible,也就是说对方承认了全责。在送修的前几天,突然发现不知何时,右前轮上侧的挡泥板不见了,我想这应该不是撞车引起的,body shop可能不会管,于是就自己去配件商店买了块配件,准备等body shop修完后,再去安装。另外,在送修的前一天周日的下午,突然发现右后轮出现了杂音,好像是什么断了,本想送去哪家检查一下,无奈周日下午很多铺子都关门了。我都不敢开高速, 战战兢兢地开回家,次日送去了body shop。

body shop的人已经通知了租车公司,他们来到body shop接我,办好手续后,给了我一辆Kia Sedona的van. 由于我的保险已经包含了租车保险,也就没买租车公司自己的保险。在接下来的几天,我就开着这辆7人的van上下班了,直接体验了中年男国移的感觉, 呵呵。一开始还不太习惯,又高又大,不过开一次就好了。van可真耗油啊,根据它自己的计算。一般百公里耗油都是11以上,最高还到过15.

20170424_180356

3天后下午下班的时候,body shop打电话来说车子好了,也帮我修好了右前侧的挡泥板,右后侧的杂音也大概看了看,应该是避震出问题了,让我再去找家修车铺看看。我一看他们也快关门了,就次日早上去了。车子修得不错,看不出来擦痕了。而且他们隔壁就是一家本地西人的修车铺,看着挺不错。body shop的人也推荐,说这家不错。我也不敢再开到其他地方。就这家了。直接和修车铺说了一下,告诉body shop的人,把车给隔壁即可。当天下午接到电话,告知问题诊断,右侧避震链接环(shock mount)坏了,要连避震(shock)一起换掉。而且为了平衡,一般一次换一对,问我要不要修,并告知了费用。虽然事先了解过大概价格,但是还是肉痛啊。为了安全,而且我也懒得在开着有问题的车再到处找其他车铺了,就在这里修了。车子到了一定的年份和里程数,问题就来了。多么痛的领悟啊。

下班前接到了修车铺的电话,车子已经修好了。次日就先开车到租车公司把车还了,他们送我回到body shop. 我到隔壁去提了车。中午又到配件店把自己买的挡泥板退了。

车子总算修好了,3个问题(车头擦痕,挡泥板,避震)圆满解决。避震坏了和挡泥板问题应该和撞车无关,不过刚好借了个光在一起把问题解决了,因为有租车,生活上没受到影响,还算幸运。另外,如果事故不是你的责任,还是应该报保险的,可能有意外的收获。还有,建议安装行车记录仪。

 

 

分类:加国生活, 杂记

First time courtesy

2015-06-21 留下评论

有些事情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如果合情合理,事情是可以商榷的,尤其是第一次碰到的话。打电话过去商量,如果听到接线员说:first time courtesy这个词,往往就可以有不错的结局。

我最近几天就碰到了2次。

那天周末,阳光明媚,开着车在高速上飞奔,心情不错。嗯,突然看到前方警灯闪烁,原来不知什么原因高速关闭了,我又不能逆行,只能从最近的出口出去,但是那个出口直接连到本地唯一的收费高速–407。这条高速价格不菲,而且收费是全自动的,出入口有感应器检测你的车牌,然后给你寄账单。以前有朋友吃过亏,我知道这个,就立刻在前方第一个出口离开了407。

果然,1个月后,收到了账单,费用挺贵的,只开了三公里,一块五,外加拍照费用和税,就成了9刀了。觉得挺冤枉的。次日打电话过去,说明了情况,是警察封路,我不得不走407的。接线员说钱还是要付,不过你第一次,我给你减免些吧,as first time courtesy,你交1块5好了。 耶,成功!

还有一次就是我那个漏水的厨房龙头了,配件买不到,店里告知和厂家联系,可以有免费配件。打电话过去,年代久远,保修应该过了,不过人家说as first time courtesy, 这次就免费寄那些配件给你,下次你要付钱了。呵呵。

会叫的孩子有奶吃,不过前提是合情合理,对吧。

分类:加国生活, 杂记

外婆

2015-03-07 留下评论

一转眼外婆已经离开我们20年了,20年前的那个春节,外婆在去亲戚家吃饭的路上,突然瘫倒下了。在去车站的半路上,突然听到身后妈妈惊叫:外婆倒下了。立刻打车去医院,我还帮忙把外婆搬上医院的担架,但是没想到外婆再也没醒来。

我从小是外婆带大的,连小时候户口都是在外婆家里,小学时期的同学朋友大部分是那一片的。午饭一般是在外婆家吃的,偶尔晚饭也是,爸妈下班会来接我回家。每天外婆家是必去报到的,一天不去就不习惯。记忆中一个清晰的场景就是外婆站在弄堂口叫正在外面疯玩的我回家吃饭;或者时不时地在外婆从那个秘密罐子里拿出她喜欢的零食的时候蹭点吃吃:什么金橘饼啊、话梅啊、陈皮啊什么的,美其名曰“通气消化”;或者吃饭快吃完的时候,外婆从碗橱的一角拿出她的秘制海蜇皮、松花皮蛋、咸腌白蟹等私房菜加菜…这应该是现在的我喜欢这些的源头–小时候的味道。也记得外婆熬猪油给我们吃猪油渣的味道,不过这个现在可不敢吃了,油大胆固醇高。

记忆中外婆文化不算很高,很少看到外婆写字什么的,手边仅有的外婆的笔迹就是她的签名。那年学校开学,要办一些手续,家长要签名,恰巧父母去了外地一段时间不在家,后来让外婆给签的名,从此留下了唯一的外婆亲笔。

外婆老家在徽州歙县,很早就来上海,后来在浦东的一个什么厂子退休了,我小时候偶尔会和妈妈去浦东帮外婆领退休工资。外公和外婆的故事我不太清楚,偶尔问起也是语焉不详。他们应该是在上海认识的,因为外公老家在浙江。由于历史原因,外公受到过冲击,在可能是安徽的一个农场呆过一阵子。很小的时候,外婆带我去过一次看外公。我倒是很喜欢那里,屋前就是一片竹林,屋后不远有猪圈。尽管外婆说竹林里的竹笋有点苦,我还是不知疲倦地去挖,然后回来给外婆做。外婆给我放了许多糖烧油闷笋,的确有点苦,但味道还行。有剩菜或者菜皮什么的我就扔到猪圈喂猪,看着小猪拱来拱去抢食,我很开心。

和一些老上海一样,外婆的上海话有一些本地口音和俗语。被外婆数落的时候,总是听到“下次摆了腰里痛也不带你来了…”, 到现在我也不确定具体的写法和意思,大概就是说下次不管如何再也不带你出来的意思。可惜这些失传了,连我妈都不这么说了。

外婆自制的黄瓜理疗可能是我最早的见过的美容了。切黄瓜的时候,外婆总是两头切掉一点,然后把切下的黄瓜头贴在太阳穴上,说可以提神醒脑,我每次看到总是哈哈大笑,然后自己也要试试提提神。

外婆耳垂很大,满头银发,面有福相,她养育了7个子女,儿孙满堂,关系融洽,晚年生活也不错,虽然称不上富裕,但其乐融融,也称得上圆满了。

外婆离我们远去这么久了,偶尔她的相貌还会浮现在我眼前,她在弄堂口喊我吃饭的声音犹在,她打麻将的神态、在那里切菜炒菜的自得、戴着老花眼镜在窗前看报的专注历历在目…

愿外婆在天堂依然快乐自得!

分类:杂记 标签:

及时的WFH

2014-12-11 留下评论

WFH即work from home, 加拿大有很多公司因为交通或者气候的原因允许员工在家里工作,当然前提是可以在家工作。

今年冬天的第一场大雪如期而至,从昨晚一直下到今天下午。早上起来发现一晚上的雪已经把门口的路覆盖得严严实实了。吃早饭前,出去铲雪。感到降雪量不小,雪铲在地上根本推不动。总算把车道铲了出来,吃了早饭,发现在这短短的10多分钟里,车道又给差不多盖了一半了,看样子今天的交通会很糟糕。果断决定今天WFH。

打开电脑,联入公司的VPN,登录自己的机器,给组里发了一封邮件告知今天WFH,进入会议系统,等着晨会的开通。没想到过了很久也没有通,在IM上问问同事,一个老兄回答说很多人都没到,会议推迟了。

泡杯热茶,继续在机器上干活,没什么大区别,除了屏幕有点小,速度有点慢以及穿着睡衣,呵呵。

想想今天因为在家上班而省下的交通时间,和避免了潜在的事故风险,今天真是赚了。

分类:加国生活, 杂记

“老外”给老外的介绍

2014-11-15 留下评论

早上开晨会,遗憾地听说临组的Dave要离职了,因为他要搬去纽芬兰,OMG。

公司每个小组都比较独立,所以平时和Dave交流的机会不多,我进公司到现在都没机会和Dave交谈过。现在一听说他要去纽芬兰,我立刻他觉得亲切起来。开完会出来,立马走到他座位,和他聊了几句,真有点老乡见老乡感觉。

次日在厨房倒茶时,再次碰到Dave, 他和我打了招呼,然后过来问我,你以前在生姜丝哪块工作啊,上班交通如何啊,冬天暴风雪如何等等生活问题,我有点诧异,难道他不熟悉? 我一直潜意识里认为他是纽芬兰人,现在想搬回去。很多纽芬兰人有乡土情结,走遍各地还是觉得家乡最好,在外闯荡一阵子会回家乡。

既然他问到,我当然倾囊相授了,从气候、交通、说道口音、海鲜。最搞笑的我还告诉他纽芬兰本地口音很快,不好懂。后来想想、不对啊,他是Native speaker, 肯定和我那时候不可同日而语吧,呵呵,班门弄斧了。于是加了句,You will be fine, English is your native language anyway. 他老兄开心地笑了。

他也向我介绍,他父母是纽芬兰人,他从小长在安大略,所以不熟悉纽芬兰,现在父母想搬回去,他就一起回去了。

原来如此。

想想也挺搞笑,我在加拿大就是一个“老外”,给我眼中的老外介绍他祖籍地的生活。想象一下,在上海,你的老外同事给你介绍你可能从来没去过的祖籍地,这是一幅怎样的场景啊。

话说回来,在向他介绍纽芬兰的时候,我感觉重温了一遍在“新疆”的生活,温馨的回忆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故地重游啊。

还有,那里的乡亲们,你们现在还好吗?

分类:杂记

初冬

2014-11-02 留下评论

这个时候国内还是十几二十度,多伦多却在10月的最后一天晚上开始飘雪了。次日起来,发现停在门口的车子顶上、车窗上都积了一层雪。2014年的冬天来了。只是今年的初雪也来得早了些。往年都是11月底12月初开始飘的。

一下雪,外面温度就低了,才1,2度的样子。晚上在家吃了点羊肉火锅,挺开心的。另外,这个周末冬令时开始了,调慢了1个小时,感觉还有点不适应,人懒懒的。家里暖气已经开了,房间里20多度的样子,穿个薄薄的家居服就可以了。

周末的下午,最舒服的就是泡杯热茶,坐在书桌前上上网,翻翻帖子,看看视频。窗外虽然落叶残雪,却在屋内喝喝热茶,挺惬意的。

可能年纪大了,个人比较喜欢看一些纪录片,地理政治历史的、民风民俗的,美食旅游的或者一些感兴趣名人的访谈。 而且,虽然身在异国他乡,却可以看到听到更多不同角度的东西,除了国内的,还有很多欧美、港台、日本的。不同的语言、不同的文化习惯、不同的角度、不同的立场,拾遗补缺,综合起来,一起起事件、一个个人物更加清晰了,世界先在我这里大同了。

冬天也不全是残冬腊月、寒风瑟瑟,温暖自得也可在心间。

分类:加国生活, 杂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