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2012年6月

影音游戏一体机

2012-06-17 留下评论

买了个电视机,有HDMI接口,也有RGB口。但是我手头没有连接线,电脑暂时无法连接进去。手头有个XBOX游戏机,它自带一跟线,可以和电视机相连。玩了一会儿Kenect,上窜下跳的,累了。

本来打算把电脑接上,它可以当DVD播放器用。突发奇想,既然游戏盘也是在DVD上,那么理论上游戏机也可以读盘。那么读出来以后,能不能放呢?那就试试看。把DVD影碟放入, 奇迹发生了,DVD起始画面出现了。然后,我发现用游戏机的手柄可以控制画面,左右箭头可以移动光标,A键(其他键也可以)可以选择。

XBOX游戏机变成我的影音游戏一体机了。

后来查了一下,发现微软是有解释的:

http://support.microsoft.com/kb/919424/zh-cn

分类:加国生活

机场车站散记

2012-06-05 留下评论

走南闯北这些年,机场车站经过无数,记一些比较好玩的经历。

–“唐僧”

有一年,在外地的火车站排队买票回家,一个小孩子乞丐走到我旁边,向我要钱。我一看,不远处就有个成年人盯着。于是我不动声色,问她:几岁啦?有没有上学啊?不上学怎么行啊,这样吧,我送你去政府孤儿院,他们会照顾你的,还可以上学…

她已经逃走了。

 

-“逃荒”工程师

多年前第一次出国,去了日本做项目。临回来前,和住在一幢楼的同事在家附近吃一顿散伙饭,搞到很晚。晚上回去又是整理行李。次日一大早又要从神奈川坐车到千叶的成田机场。从北京来的几个老弟说,不睡了,反正马上又要起来。我就拜托他们早上叫我一下。没想到,早上他们的确来叫我了,但是他们已经整装待发了。害得我匆匆整理了一下房间里的行李都冲出去了。

到了机场,一看时间还早,就着了个角落,和其他几个朋友一起狼狈地整理行李。有些放不进箱子了,就用塑料袋提溜在手里。入关的时候,入管局官员一看我们这副尊荣,睡眼惺忪,手上大包小包的,怀疑我们是逾期滞留,要求看我们的“外国人登录证”,看了还不算,还拿进了小房间详查。不一会就回来了,嘴里还嘟嘟囔囔的:原来你们真的是工程师啊。(外国人登录证上有公司名字和职业)。估计我们那时候的尊容和他们印象中的工程师有很大的差距。

 

–“三语”也没辙

那一年在多伦多机场转机回纽芬兰。一个亚裔老太太走近我,好像要和我说什么,但是又不说。我看她像要寻求帮助的样子,就用英语问需要什么帮助,对方迷茫,没反应。我看着她有点像日本农村妇女的样子,就又用日语问了一边,也没反应。我只好直接用普通话死马当活马了,更没反应了。最后,她给我看手上的登机牌,原来她不知道哪里登机。我就带她到了她的登机口。

临别的时候,她千恩万谢,我突然灵光一闪,问道:Korean? 老太这时乐开了花,连连点头。看来这个单词她是知道的。而对于韩语,我就知道个“阿尼阿三哟”(老觉得是妈在介绍自己的二个小孩子,呵呵)。

 

— 班门弄斧

还是在多伦多转机,我托运一箱子多伦多亲戚送来的蔬菜回纽芬兰,要作为易碎品,送到专门的柜台。我跑过去,大叔大婶在侃大山,看到我托运就问,神马东东。 答曰“蔬菜”。 去往何处? “生姜丝,纽芬兰”。没想到这让大婶打开了话匣子,说:啊,那地方我去过,很漂亮的。。。。。。 最后问一句,你去过吗? 我弱弱地回答,我住在那里,差不多算是半个纽芬兰人了。

 

–“文盲”的痛苦

去魁北克玩,从蒙特利尔坐长途去魁北克城。司机报站名都是法语,痛苦啊,一句不懂。对于周围的乘客,一个一个地可怜兮兮地求证,您老说英语吧? 然后抓住一个,就经常骚扰,我要去魁北瓜市,到了木有啊? 不能交流真痛苦啊。

 

— 严格遵守规定

每次回国都要和航空公司过招。也不知怎么搞的,每次都有那么多行李。一次职员要求我手提行李来过磅,发现超了2、3磅。她态度很好,但是很严格,说公司规定,一磅都不可以。我只得把东西拿点出来,这时她看到我里面还有一个小包空着,就告诉我,你可以有2个手提,你把手提行李拆成2个包就可以了。真是柳暗花明啊。

你把2个额度一起给我算不就得了?至少我可以再用塑料袋手提啊,呵呵。

 

— 不靠谱的航班时间

在纽芬兰,冬天坐飞机,你可要作好心理准备。谁也说不准暴风雪什么时候来,航班时间怎么变。我曾经遇到一次取消、取消、再变更,最后因为赶不上下一趟航班,不得不更改航线从温哥华绕。后来总算可以出发,来到了生姜丝机场的时候,看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景象,队伍老长,人们却兴高采烈–因为总算可以离开了。

 

 

分类:杂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