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2012年2月

非酒鬼的酒类杂记

2012-02-28 留下评论

—-  开篇

我不嗜酒,但也不是滴酒不沾。 朋友聚餐,会喝一两罐啤酒。也会偶尔买些红酒,每次喝一小杯,可以喝很久。开车后,喝酒不太方便,机会就不多了。这不,去年夏天从美国回来时买的一箱24罐的啤酒还没喝完呢。


— 杂篇 (啤酒、果酒等)

喝酒不多,历史却不短。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桂花酒酿的味道,老爸喝崇明老白酒,我总要顺便卡点油。有次,好像是外公老家来人,送了几瓶全酿黄酒,甜甜的,也不错。从此对黄酒有点兴趣,不过特加饭、绍兴花雕之类的有点酸,不太喜欢。

中学时期,家门口对面就有一家烟杂店,老爸有时候会差我到对面去买酒。记得很清楚,有几年的除夕,我都到对面去买“长城”的白/红葡萄酒,10块不到一点一瓶,微微有点甜,我也挺喜欢。也有5块钱一瓶的便宜货,太甜,不好喝。那一阵子,“王朝”挺火,差不多要40多一瓶,不便宜,我喝过几次,太酸也不太喜欢。

大二暑假,和同学们去了山东玩。曲阜、泰山、济南、蓬莱、威海一圈兜下来,最后来到青岛,住在私人旅馆里。夏天的晚上,在院子里,吃着我们自己从海鲜市场买来让老板娘给加工的各种海鲜,喝着从边上杂货铺买的1块多一斤的新鲜崂山生啤,聊着明天的计划,感到人生特别美好(虽然那一袋子生啤装在透明袋子里挂在边上,颜色加气泡,看着很不雅观)。

在一个大学同学家里,第一次喝百威啤酒,觉得很纯香。但是后来,同样的啤酒再也没找到这个味道了。可能是自己口味变了,也可能是质量下去了。在一个同学的婚礼上喝过长城赤霞珠,很不错,酸甜适度,略带果香,拙荆和我喝了不少。

在日本的时候,公寓里家电齐备,小冰箱里面总是存放了不同的饮料—-牛奶、果汁、生茶,当然也有酒—-啤酒、日本清酒、梅酒,连红酒我也放在里面。啤酒,我很喜欢三得利的炭烧,有一股淡淡的木头焦香。门口小超市促销的时候6大罐500ml的才1000日元。清酒我一般买1000多日元2L的大纸盒装,比较便宜,月桂冠之类的稍微贵些。晚上下班回家,在公司附近的超市买一盒子刚好开始促销的半额生鱼片,配上冰冻的清酒或者啤酒,别提多舒坦了。梅酒味道不错,与其说是酒,更像酸梅汤。红酒不是太懂,反正总是买瓶子看着不错的法国酒,也是1000多日元一瓶的档次。有一次买过一瓶,味道不错,而且颜色可以挂在杯子上很久,忘了什么牌子了。

组里有一老一少两个互为酒友,和我关系不错。和他们出去吃饭,总会喝一些:日本烧酒、韩国真露以及不同的日本清酒。我都觉得差不多,没有特别的喜好。给过他们当时国内很流行的椰岛鹿龟酒尝尝,特别提醒:有汉方药,别喝太猛了。次日,两人皆答:味道不错,就是有点厉害,喝不了2小杯就不行了。有一次和他们去横滨吃饭,喝过一杯比利时黑啤酒,味道很纯正,麦香浓郁,是我喝过的最好的啤酒,可惜灯光灰暗,没看清什么牌子。啤酒还是欧洲大陆的好啊。后来在纽芬兰的酒吧也试过一杯黑啤,味道差很多。

加拿大的冰葡萄酒挺有名,主要产地在安省和魁省北部。不过,除了在酒店试尝过一口外,自己还真没喝过。一个是太甜(要冰着喝,但又不能太冰),另外就是太贵了。一般一瓶就要50、60加币,而且还比红酒的750ml要小不少。


纽芬兰的蓝莓酒味道不错,自己买过好几次不同品牌的。果香明显而且价格不贵,基本10多刀可以搞定。纽芬兰本地有个很有名的朗姆酒screech, 度数有点高 40,和其他软饮料、冰块掺着喝还不错,也不能喝太快,容易倒下。省会St. John’s有家本地啤酒厂,在Quidi Vidi Lake边上,和湖同名。托研究生会福,去参观过,还写过游记。他们家的“1892”和三得利炭烧有点像,都有炭火的焦香,比较喜欢。“honey brown”微微带些甜味,也不错。

老牌法国红酒偏贵,不过名声在外。法国红酒讲究产地(哪个地区的哪个酒庄),年份,还要看是不是vintage(单一年份的葡萄)。像享誉世界的拉菲酒庄,我看都不看,看了也白看。好酒的小师弟曾说我总买10多块的红酒,他买过一次2、30多的,味道就是不一样。这次我也买了一瓶促销的Château Patris 2008。老实说,没觉得不同。现在有几个新兴的红酒国家,红酒口味不错,而且价格适中。像智利、澳大利亚、南非。尤其是南非的Two Oceans我挺喜欢,有好几种不同的口味, 都不错。

挺喜欢逛卖酒店,里面分类清楚,色彩缤纷,五光十色,还有很多酒类知识的小册子。买红酒会标明产地和甜度,还往往有该酒或者酒厂的介绍。大部分加拿大省份(魁北克不是)都是政府酒类专卖,所以价格统一,没有假货。这样比较起来就比较方便。当然,缺点就是政府垄断,价格太贵!听说,在卖酒店里工作还算是政府工作人员呢!

尼亚加拉那里有一片葡萄园和酒庄,还兼营饭店,组里的哥们大力推荐。但问题是,如果我去喝酒了,谁开高速回来啊?

— 白酒篇

本人基本不喝白酒。茅台、五粮液等高档酒更是到现在也没喝过(主要是没人请)。老爸各有一瓶在酒柜里,那是他的镇柜之宝。放了好多年了。据说在美国,茅台卖得比国内还便宜,假货还少,下次去看看。在家附近的LCBO(安省的酒类专卖点)看到过茅台,是小于500ml的小瓶装,好像要100多刀了。 老爸的酒柜里还有些其他的白酒, 比如贵州遵义的董酒和鸭溪窖。那是初中的一年暑假,和老爸去遵义的时候买的。

其实白酒不一定要茅台才好喝。个人觉得香气扑鼻,入口爽滑、留有回甘的就很好。印象中此类白酒喝到过两次。

第一次是若干年前,在卡尔加里的朋友家里。盛夏的傍晚,草原上阳光依然刺眼。我们在后院deck上的树荫里BBQ。主角是他从屠宰场直接买来的阿尔伯特的小牛眼肉(rib eye), 新鲜得略带甜味,直接秒杀之前吃过的所有肉类。老兄又从冰箱里拿出珍藏的白酒—-53度的江苏洋河大曲,蓝汪汪的瓶子,一开盖子,酒香四溢。我们就这样大口吃肉,小口喝酒,酒的回甘混合着肉的香甜嫩滑,真是回到了梁山时代,风风火火侃五洲啊。

还有一次是在纽芬兰的一次同学聚餐上,T嫂带来了家里的一瓶四川郎君酒,说自己不喝酒,大家一起喝了吧。边上的Y识货,说这是有年头的酒啊,大概有十多二十年了。大家随即分着喝,小师弟有酒鬼趋势,估计那瓶白酒有1/3是他干掉的,我也最起码喝了2小杯。真是好酒,完全符合我对好酒的期望。大家喝得很尽兴。

如果伏特加也算白酒的话,我也加几句。其他省份不太清楚,安大略和纽芬兰店里卖的伏特加最高40度。Iceberg这个牌子比较有名。不过,它没有中国白酒的浓香,要和其他软性饮料和冰块掺着喝。聚会的时候喝过几口,没什么特殊印象。

—- 随想

和有些人谈起酒就是痛苦的回忆、或者荒废的象征不同,我对酒倒是有着不错的印象。所谓玩物丧志,错的是那个主体,而不是被动的宾语。关键还是看自己本身,是吧?

酒是如此,其他更是如此。enjoy, don’t abuse.


分类:饮食, 加国生活

很大的一盘棋–后续

2012-02-21 留下评论

难道是因为本人的影响力而提前泄露了整盘棋子的布局? 还是如贝利预测般的乌鸦嘴说中了,《很大的一盘棋》写了没几天,今天就看到《明报》上的新闻,原来加国移民局并不喜欢此类公民啊。甚至说“只要入境的實際目的與當初申請簽證項目不符,即是移民造假,並語氣嚴厲的警告「在加拿大是一種犯罪行為。」”,有这么严重? 这个现象在美加可几乎是司空见惯的啊。

只有我的welcome是不够的。看样子,障碍已经开始设置了,有此打算但还没准备好的同志们要另谋他路了,围观的群众也可以洗洗睡了。散了吧…

分类:杂记

很大的一盘棋

2012-02-19 留下评论

在一个加国华人论坛上闲逛,看见一个网友呼吁大家与其去香港生孩子,还不如来加拿大生。眼睛一亮,高啊,好主意哦。加拿大移民局管天管地,可是还真是管不了本地出生的小公民。有小道消息称,加拿大移民局控制人口组成,非英语国家移民申请人受到不公正对待。不过对于访客签证可没听说过什么限额。尤其听说这段时间,加国签证比较容易,有经济能力去香港生的人应该没问题。一样的是花钱,可能再多花一点,没本质上的区别。

随之而来,本地就会多很多工作机会,而且这些机会大部分都会由本地华人同胞去做。什么月嫂啊、护理啊、营养师啊、租房子啊、司机啊、厨师啊,、货运公司、机场接送啊… 对产妇来说,语言上没有障碍,他们对本地情况熟悉,又了解中国月子的习惯。而且,温哥华、多伦多人才济济,全中国各地人都有,和家乡没什么差别。你要去香港的话,想吃肉夹馍、酸辣土豆丝、兰州拉面可不是这么容易的呢。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这里的马路上也没有人对你唱歌,甚至大部分时候马路上也看不见几个人。人家也不管你是单非还是双非,从没听说过。另外,根据现行中国《国籍法》,因为父母都只是访客,孩子还是可以拿中国国籍的,变相的双重国籍啊(不太清楚这种情况有关部分怎么管理的)。

将来孩子成年后,来加拿大读中学免费的,读大学,学费比留学便宜多了。毕业后,可以留在本地工作,也可以去美国,也可以在加工作几年再回中国。随着大批华人进入,总体人口比例增加,华人地位将不断提高,经济收入也将更加提升。真是很大的一盘棋啊。那时候,你说汉语会不会成为第三官方语言呢?至少在BC和ON两省很有可能了。

对于加拿大来说,媒体已经说了无数遍了,加拿大的未来在于移民。谁来不是来啊? 反正从中学就接受本地的教育,已经很适应本地了,也有本地学历,又很年轻,官方很欢迎的。

要来可赶早(可能也不早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一多,以后障碍可能就慢慢多起来了。 如有此意,我先和你说Welcome to Canada.

分类:杂记

理论和生活的结合

2012-02-14 留下评论

有人觉得一辈子工作生活中也用不到统计概率,由此抱怨很多学校里的学习不实用,但其实它是无处不在的。 举个例子说,部分中国人有钱了,全世界范围内都有“扫货团”,尤其是抢购奢侈品,当地老百姓觉得中国人都有钱了。但是问一个普通的中国百姓,他很可能不是这么认为的。 why? 因为他们无意中犯了一个统计上的错误—-样本错了。 能到国外扫货的,都是有点经济实力的,但从整个中国总体来说,这是一小撮人,一个小样本,不能代表整个中国的平均水平。

用概率来描述就是 P(B|A) 和 P(B)的关系,其中A代表“出国扫货”, 全集{A, ~A}(出国扫货,不出国扫货); B代表“有钱”,全集{B, ~B} (有钱,一般)。 “出国扫货”的一个人,有钱的概率要高于随机一个人有钱的概率吧。

我们可以再量化一下来证明。通过贝叶斯公式:  P(B|A) = P(A|B) P(B)/P(A), 变化一下, P(B|A)/P(B) = P(A|B)/P(A), 用全概率公式展开,P(A|B)/P(A) = P(A|B) / (P(A|B)P(B) + P(A|~B)P(~B)) = W。

这里,需要先假设P(A|B) > P(A|~B), 逻辑上解释就是有钱的主出国扫货的概率高于没钱的主出来扫货的概率。 用P(A|B)替换P(A|~B), 就有W > P(A|B) / (P(A|B)P(B) + P(A|B)P(~B)) = P(A|B)/[P(A|B)(P(B)+P(~B))] = 1。最终我们可以看到,P(A|B)/P(A) >1。由此从数学上证明了P(A|B) > P(A)。 我们可以看到,如果有钱的主儿出国扫货的概率高于没钱的主儿出国扫货,那么出来扫货的主儿里面有钱的概率要高于任意人有钱的概率。这个模型很清楚地解释了人们主观印象的错误其实是把条件概率和先验概率混淆了。

同样的例子也可以用很多人深恶痛绝的GRE考试来诠释出题人的思路。GRE里面有无数晦涩难懂的单词,经常出现绵延整个段落的n重复合句,看得你不得不惊叹文章对读者肺活量的要求,是无数北美研究生院申请人的梦魇。往往一边在做题,一边在问候出题人的先辈。不过不得不承认,在此过程中会学到很多词根,由此了解一些西方历史文化上的典故。而且,GRE单词在北美普通报章杂志上也是经常可以看到的。当年GRE有逻辑部分,里面很多题目都是一段陈述,然后问你有什么逻辑问题。如果沿用上文提到的例子,题目可能就是:

中国扫货团在全球抢购奢侈品,小明评论说是证明了中国人很富裕。你觉得:

A:人民币汇率过低, 国外奢侈品便宜

B:小明做了一个很强的假设:到国外旅行的中国人和全中国普通人富裕水平相当

C:  中国关税、消费税过高

D:  全球的需求疲软,中国的产能不足

E:  中国人喜欢炫富

按照GRE逻辑考试的思路,答案应该是B。好玩吧。其他看着也对,但不是从题目可以得出来的。 这就不是逻辑了,而是主观臆断。通过已经掌握的条件,逻辑推导得出的结论才是科学的。这个就是现代科学研究的精髓,也是GRE逻辑考试所要考察的对象。

所以,别抱怨,让你学总是有道理的, 就看怎么理解了。

仅以此文献给曾经(或者正在)为了学习那些不得不学的东西而备受煎熬的各位同学们。

分类:杂记

无奈的姚老弟

2012-02-07 2 条评论

虽然已经是老调了,但是又一次看到了关于姚明女儿国籍的问题。我也来凑个热闹,问候一下迷惘的网络义和团的“热情”,同时也拨开迷雾,分析分析关键问题,给小迷糊们上上课。

有些国人抱怨,小姚的女儿应该入中国籍,将来秉承父母高个的基因,加入中国女篮,为国争光。我很遗憾的说,愿望不能超越法律。即使姚明想要让女承父业,这个也很可能是一个美好而遥远的一厢情愿罢了。

没有调查就没发言权,我们来看看80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的规定吧:“第五条 父母双方或一方为中国公民,本人出生在外国,具有中国国籍;但父母双方或一方为中国公民并定居在外国,本人出生时即具有外国国籍的,不具有中国国籍。

姚女于10年5月生在德州休斯敦[1],实打实的美国领土,正宗的外国吧。如果姚明夫妇中有一方有美国绿卡(姑且假设他们还是中国公民),那么很遗憾,不管姚明本人、抑或18年后姚女个人意愿,都不能帮助小女孩取得中国国籍。我们国家可是有法可依的。

我们再看看其他国家怎么对待这个国籍问题的。加拿大、欧洲等明文允许多重国籍的我就不说了。

咱看看邻居日本。日本也是单一国籍的国家,日本对于海外公民的国籍是这么规定的(多伦多日本领事馆)[3]:“日本の国籍法(第11条)では、「自己の志望によって外国の国籍を取得したときは、日本の国籍を失う。」と規定されています。従って、カナダ国籍等を帰化により取得した場合には、カナダ籍取得時点で日本国籍は喪失していることになります。日本の旅券は日本国籍者のみに発給いたしますので、カナダ滞在資格により日本国籍の有無を確認いたします。 ” 大概意思就是,日本国籍法11条规定,自愿取得外国国籍的时候,丧失日本国籍。由此,入加拿大国籍的时候,自动丧失日本籍。日本护照只发给日籍人士,要根据在加身份确定日本国籍有无丧失。不过,没有说海外出生的,父母为当地永久居民的日本公民的小日本人没日本国籍啊。

看看老美,和加拿大不同,老美不完全承认多重国籍。但是,人家不承认的是外国国籍。入境美国时,根据联邦法律,美国公民需要用美国护照[4]。归化入籍的时候,你需要宣誓放弃归化而来的其他国籍。“多数情况下,父母均为美国公民者,无论出生於何地,也自动成为美国公民。这项规定由国会立法作出,并非来自宪法。” [5] 具体可以看看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的规定。[6]

有人可能会说,咱们一向是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这个,您老就错怪人家了。对于多重国籍的防范,中国领事馆做的可好了,更新咱中国护照可是要外国政府出证明的[7]。

单一国籍的国家有不少,美日给了本国公民的后代一个选择自己国籍的机会,其他许多国家也都是利己原则。 而我们的国籍法,可能是世间少有的,把很多纯种的华人推在门外,真是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而且,不同国家的中国籍永久居民出生在当地的后代是否中国公民取决于当地法律,看是否自动取得出生地国籍。妙啊,是不是自己的公民取决于外国法律。不过, who cares, 祖国大地有的是人。

我倒是很关心本国国籍法出台的背景,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把国民往外推的国籍法?直到我看见了这几篇文章[8][9][10],我明了了,祖国真是善解人意,不给他国政府添麻烦。这是怎样的国际主义精神?

(所有以上分析取决于姚明夫妇中至少一方在10年5月孩子出生时是否有美国永久居留,或者说是美国绿卡。不过,姚明是2002年去美国打球的[2],您老认为2010年他没有绿卡的可能性是多少呢?)

分类:杂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