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2011年8月

Summerlicious

2011-08-13 留下评论

乍看这个题目,不在多伦多生活的人可能会一头雾水,这是哪门子单词啊。

多伦多的每年夏天都有大大小小无数的活动。其中一个为期2周左右,活动的名字由Summer 和delicious两个英语单词合成。期间很多大大小小的餐厅会推出一个套餐,很便宜。2011年的Summerlicious有150家饭店参加,其中包括一些高档的法式餐厅。

一般套餐包含3道菜:Starter, main course, dessert. 午饭便宜些,晚饭贵些。我们去了2次,都是周末去的,都是午饭,15块一位,很便宜。

第一家是一家意大利酒吧餐厅。可能是那天正好天气太热,饭店没人,就我们2个。前菜有色拉、汤等选择,主菜是不同口味的意大利面,甜点有巧克力慕斯、提拉米苏。味道不错,量很足。最重要的是人少。不过说道吃意大利面,味道还是downtown的Little Italy里面的饭店味道纯正。

后来一周去了一家地中海风格的餐厅。这家餐厅离市区近些,位子不好订。不过因为在mall里面,停车倒是很方便。好不容易在网上订到了一张2人桌11点开始的午餐。10点55分到达,发现饭店门口已经排起长龙。原来有些人没订到座位,就赶早来。饭店11点开门,我们有预定,直接入座。没有预定的人稍微等一下,最终也可以入座。

这家餐厅高级些,环境不错。前菜也是色拉和汤。他家的汤很鲜美、浓稠。主菜我选的是牛肉意式面,LP选了三文鱼,配菜是Yukon 黄金土豆。甜点是巧克力蛋糕,和自制的胡萝卜蛋糕,味道不错。服务员也挺热情友善。到我们吃好出来,外面还有人排队呢。

一家饭店的档次,看配料就知道了。前一家在上意大利面的时候,服务员拿个碗过来,问我要不要撒些Parmeson cheese, 而后一家是拿一大块cheese再加个搓板,给我现磨的。我没说停他就一直搓啊,搓啊,呵呵。同样,撒胡椒也是,好的餐馆,服务员是拿着像竹筒一样胡椒磨具现磨的。

这是个不错的活动,一些高级餐厅平时还是不便宜的,在这个活动中,可以以很低的价格去试试不同的口味,这也就是生活在多伦多这个移民大杂院的好处了。

今年冬天,应该还有winterlicious吧,呵呵。

Advertisements
分类:加国生活

美东3城历史之旅(9)– 多出来的旅程

2011-08-04 1条评论

本来回到多伦多,旅程也就结束了,但是因为在过海关的时候少说一句话,我们又不得不后来又再去了一次美国。

美国和加拿大没有出境检查(移民局意义上的),护照上也不盖章。那么美国怎么跟踪旅客的逗留时间呢?对于拿短期美国签证入境的旅客,美国移民局会给一个叫I-94的小纸片,贴在护照里,上面有你必须离境的时间。离开美国的时候,可以把这个I-94交还给加拿大海关(或者机场),他们会转交给美国当局。于是美国就知道这个人离境了。如果没交,对于坐商业航班离境的旅客没有问题,美国有数据,但是对于坐私人汽车离境的,就需要证明你离境了,否则下次就不能进美国了。这个证明还挺麻烦的。

对于居住在加拿大的外籍居民,拿短期签证入境的,一般美国移民局会给半年的逗留许可。我第一次进美国的时候需要下车,去移民局办公室付6美刀办理I-94。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我都不需要下车重新办理了,直接开车过关。第一次回加拿大的时候,那个老头很好,给我解释了I-94, 说只要在有效期前,交掉就好,不必每次都重新办理。这次美国游之后,I-94差不多要到期了,照理说我应该交掉,但是那个睡眼惺忪的海关官员压根没问,我也因为晚了急着回家忘了, 结果就还得跑一次美国。(其实,去多伦多机场也可以交掉,但是想想停车剧贵,还不如再去一次美国玩玩呢。)

那么去哪里呢? 暂时不想血拼了,还是去大瀑布对面的美国一侧看看吧。于是那天我们开车又过了海关。美国一侧是Niagara Falls State Park。里面主要就是大瀑布景观。虽然马蹄瀑布对着加拿大,在加拿大一侧好看,但是我觉得美国一侧比较好玩。因为瀑布的源头在这里,可以看到很多激流向瀑布方向冲去。另外,那个American Falls是有trail可以走近的。 这个trail 叫 Cave of the Winds, 票子11刀,给你一件一次性雨衣和一双凉鞋。于是,排队的时候,你可以看到队伍里不管黑脚、白脚、棕脚,还是咱的亚洲脚,全是一样的鞋子,呵呵,挺壮观的。

坐电梯下来,沿着栈道,可以靠近瀑布。最后的一个平台叫Deck of Hurricane, 瀑布的水直接冲过来,浇在头上,真的和飓风带来的效果差不多,刺激啊,我几乎全湿透了。真是:仰头望,远远之水天上来,向我冲来不徘徊。

在马蹄瀑布那里大概看了看,几乎看不到瀑布的全景,咱就没凑那个热闹。

对着瀑布的餐厅看着不错,二楼全玻璃房,可以对着瀑布吃饭,就去吃了点东西。一个黑人大叔服务员,开口闭口Sir, 地道的纽约腔。对了,那家的cobb salad不错,量很足。

这个公园还有些经典的,比如去那个高台,坐maid in the mist号船等,前者也兴趣不大,后者和加拿大一侧几乎一样,就没去。

时间过得很快,看着也不早了,就开车回加拿大了,临回来前,加满油是不能忘的,同期多伦多大概1.30/升,美国那边是3.89/加仑。

这次过海关学乖了,主动提醒要交掉I-94, 总算没有白来玩一次。那个海关官员还问你不来美国了吗?其实I-94也就剩2周左右,我没必要来得这么频繁吧。呵呵。

总算,这次美国旅程和游记圆满结束,谢谢观赏。

分类:旅游

美东3城历史之旅(8)– 血拼Woodbury

2011-08-02 1条评论

一早起来,收拾好,就结帐出来了。根据GPS指引,上了桥直接出了长岛,但是曼哈顿那边的路实在太乱了,一个不小心,走错了了一个口,开去了新泽西。然后GPS又把我带回了纽约(要付过桥费,亏了)。 后来,开着开着又去了新泽西,后来又回到纽约。总之,我也不知道具体怎么走,完全抓着GPS这个救命稻草。

12点不到,到达这个传说中的mall。 其实woodbury mall不是一个mall, 还是叫村子更加贴切。整个shopping area在一个山谷里面,像一个大村庄,四面环山。村子外围是一大片一大片的停车场,以颜色区分。每一个大房子就是一个品牌。我们又去晚了,靠近中央入口的都没位子了。开车子转了老半天,只能在偏远的紫色区域停了下来。

走进入口,就看到一家一家的品牌专卖店。LP瞬间幸福起来。那个卖玻璃的“施华洛世奇”好像是打2折,要限制入店人数,门口队伍挺长,我们也凑了个热闹进去看了看,东西挺便宜,没看到中意的。一些包包的品牌,什么“古奇”,“迪奥”,“普拉达”里面中国人很多,还有很多上海人。我正好在看一个新款的“迪奥”包包,3600美刀,还挺贵的。就听脑后生风,一个中年大姐风风火火地进来,一开口就是乡音啊,指着这个包,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对,3600,买了。”  相比之下,我们的开张在puma买了几双便宜货运动袜子(6刀3双的,倒也是有3有6)。

LP看到她中意的化妆品,搞了一些,我也不懂具体是什么,管付钱就行了。一想到比加拿大便宜一些,也觉得赚了。这里属于central valley, 税比纽约高些,8.25%。我和收钱的白人小妹妹拉拉家常:“你们这里有没有50刀以下免税啊,和纽约市一样?” 小妹妹很茫然,说:“从来没听说过。这里税交给县里的。” 旁边的大妈补充:“衣服鞋类在纽约市是那样的,不过化妆品要收税的。” 到底姜是老的辣啊。

Ralph Lauren里人很多,这家挺大,分男区和女区。基本上T shirt在60上下,图标小的便宜些,大的贵些。哦,对了,看到一个震撼的场面:一个韩国中老年妇女,看中一件t shirt, 但是试衣间要排队。哪曾想,这个大妈,直接把外套脱下,只穿女式内衣试起衣服来。把边上的白人营业员小妹妹吓得不轻:“Oh, Ma’am, you can’t change here, please go to the fitting room.” 但是人家大妈气不长出,面不改色,根本不搭理,依然我行我素。那个小县城的白妹妹哪遇上过这个阵势,也很无奈。我也立刻走开,别让人家以为我和她是一伙的。LP看中了一件hoodie,后来结帐的时候又看到了这个韩国大妈,大家老老实实地排队,她在边上走过来,对我说:“我在你前面的,我刚去那里了,你看到的吧。” 英语还不错,可以交流,不亏为老江湖。我也不能否认,因为我还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我前面。我只能含糊地答应,于是她就在我前面付钱去了。职业买家啊。

“木头地”的T shirt是个不错的deal. 打折下来15-20一件。我挑了一件,拿在手里,一个亚裔妹妹走过来问我这件那里拿的,英雄所见略同啊。

Nautica的t shirt和短袖衬衫都是25一件。看到一对中国夫妇在挑选,看到我在试穿一件衬衫,想了想,也来找我这件,没找到。我试下来有点小,就放回了。他拿去正好,他决定前还问了我,你不要吗? 呵呵。“样子不错,就是有点小”,我老实回答。不过后来被我从其他地方挖掘出一件大号的。

最最划算的要算是香水了,EA的专卖店大耍卖,100ml的只要30刀不到。小瓶装的才几刀,很划算。

LP还买了一个我从来没听过牌子的沐浴露/洗发水,也是70%off的样子。她说她以前用过,不错的。打好折也没怎么便宜,我还是用我的“头和肩”吧。

整个村子粗粗地逛逛,从12点到7点,还只看了认识的牌子,除了中间吃了个hot dog就没停过。辛苦啊。在我一再催促下,我们总算要往回赶了。

晚上开车很顺利。不过,在纽约的山区开夜车还是很刺激的,反正原则是不当领头羊,跟在别人后面,他快我也快,他慢?不,他是不会慢的。一路上看到最少2次“头羊”给“叔叔”截下来谈话了。

到了加拿大边境都凌晨3点多了,LP还意犹未尽,我们去了duty free, 扛了一箱24罐的加拿大啤酒,一大瓶1.14升的Balley。把免税额度用足了。 便宜啊,差不多多伦多的一半不到。

过关的时候,那位老兄可能睡梦中被我吵醒,就问了一个问题,你们带了什么回来啊? “酒和一些衣服”我老实回答。他就说go ahead了。 以往问题要多一些,我一高兴就, thank you, 一脚油门,走人了。 但是,这也留下来一个伏笔,使我还不能完全结束这次本来应该在这里结束的游记,预知后事,请关注下文。

分类: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