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2010年10月

趣谈“工程”和“科学”

2010-10-29 3 条评论

不止有一个人问我,从学习上说,工程学位和科学学位有什么区别啊? 老实说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后来发现金大侠早就提及了,一个浅显易懂的比喻就是像华山派剑宗和气宗的区别,本质上都是用剑来击杀对手,但是切入点不同。 剑宗讲究纷繁的招式,以外制内,以巧破千斤;而气宗讲究以内修为主,以内养外,可谓一力降十会。

工程怎么解决问题的呢?如果你读工程学位,往往会参考一些已经存在的模型,然后综合运用,加加减减,拼拼凑凑,最后得到比较好的工程参数,运用到实际问题中。  实际过程中效果好,就是好的模型,对模型本身的论证不是很严密,也不要求严格论证。这个有点像从实践上升的理论的过程,一句话:实践出真知。

而科学学位呢? 首先,你也会参考一些模型,然后也会拼拼凑凑,通过数学证明、演算,得出一个新的模型,但是因为是科学模型,你需要从理论上严密地证明拼凑的合理性,然后通过实验或者实践证明这个模型的合理性。 这个是先有理论再去用实践来反证理论合理性的过程。一句话:理论指导实践。

“工程”好像剑宗,把对手解决了就好,然后总结一下经验教训;“科学”好像气宗,先把自己修练好了,再把你搞定,证明我修炼好了。

这两者又是一件事情的两个方面,互相联系的。 在现实中,大部分工业界的工作只要结果好就行了,而研究性质的工作需要严密的论证。这也就是通常意义上说的工程学位毕业后进入工业界工作,科学学位走学术道路的原因。当然,你拿工程学位也可以搞学术,拿科学学位也可以入世工作的,人是活的不是吗?

分类:工作学习

“工作学习”也要谈–暨本分类前言

2010-10-29 留下评论

偶然发现,我的space好像没有谈到工作学习,专业精神有所欠缺。由此我特意添加一个分类–工作学习,可以记录一些工作学习中的小片段。也可以和高手们探讨一些专业上的问题。 欢迎各位有兴趣的话共同参与。

分类:工作学习

“大多”生活小记

2010-10-14 3 条评论

好久没有更新了,不能再偷懒了。不知不觉,从“新疆”搬来“上海”已经好几个多月了,我来随便聊聊这里的生活吧,以便后来人参考。

“大多”是“大多伦多”的简称,英语是GTA–Great Toronto Area。包括了多伦多市以及周围4个区域,具体参考这里。我们常说的士嘉堡(Scarborough)是在多伦多市内的最东面,而万锦(Markham)、旺市(Vaughan)、列治文山(Richmount Hill)是属于约克郡(York Region)的,机场附近的密西沙加(Mississagua)是属于皮尔郡(Peel Region)的,这些都是大多地区。要提一下的是,在多伦多市内,就是约克大学所在地,有个北约克(North York),这个很容易和约克郡搞混。不同地区的车保险啊、房价啊、税收啊有一定的区别,虽然有时候仅仅差一条马路而已。

生活无非吃穿住行,我先谈谈这些好了。

吃:多伦多由于是加拿大第一大城市,吸引了世界各地的移民,也因此你可以找到几乎世界上各种各样的美食。从西到东,从南到北,只要你能想到,基本上就可以找到。士嘉堡地区是华人聚居地,这里有无数个中餐馆,也有很多日韩菜馆,清真牛羊肉店也有很多。而且经过中国移民的努力,这里有好多家华人经营的大型连锁超市,像华盛啊、大统华、丰泰,还有一些略微小些,但也不错,如大中华、大世界、龙华…数不胜数。而且价格很便宜,蔬菜大部分是几毛一磅,肉从几毛到几块都有,而且品种繁多。牛奶也很便宜。一般2%的4块可以买到4升。在外面上饭馆子的话,基本和纽芬兰差不多,也是20多一个人的样子,不过选择余地不是同日而语的。白人超市也很多,除了我们熟悉的sobeys,还有super store、No frills、food basic… 反正吃东西很方便,而且很便宜。一般买牛奶面包什么的,去白人超市;日常买菜去中国超市。在yonge和steeles附近有一家不小的韩国人超市,里面的小牛排和五花肉、以及韩国年糕是LP的最爱。在steeles附近还有一家日本超市,还没去过,下次去看看。LP对日本食品情有独钟。还有一些东西欧的超市,也有些特色的东西。中国超市还有很多种活鱼以及各种生猛海鲜,价格也不是很贵,比较对本人口味。如果喜欢吃零食,也不用担心,这里有很多,牛肉干、鱼片干啊、山楂糕啊应有尽有,价格也不贵,这个比起“新疆”可以热闹多了。

穿:我想这个在加拿大各地都差不多的,因为买衣服的店就那么一些,全加拿大、甚至全北美都差不都的。唯一不同的是,多伦多气候和纽芬兰不同,阳光明媚的天气多些,天气感觉没有纽芬兰那么阴冷。不过纽芬兰因为靠海、所以绝对气温不是很低,而多伦多在冬天绝对气温可以到零下二三十度。马上就冬天了,我还从来经历过多伦多的冬天,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住:除了house, 多伦多的高层公寓也很多,这点是和纽芬兰明显不同。就租房来说,价格和纽芬兰的省会–生姜丝–差别到不是特别的大。如果在华人聚居地,有很多华人房东出租自己的房子,选择面还不小。但是谈到买房子,这个明显比纽芬兰贵一大截了。而且多伦多地方大,不同区域差距还是挺大的。不过再怎么便宜,再也没有在纽芬兰20来万买3-4 bedroom house的美事了。工资也不见得比纽芬兰高很多,买房大业任重而道远啊。

行:大城市,公交线路很发达。多伦多有3条主要的地铁线路,呈丁字形,贯穿多伦多市区。再结合无数条bus线路,出行还是很方便的。而且一票换乘,只要不是折返,就不用再买票子。由于城市大,往往一张票子可以坐1-2小时,从这点看,单位交通费并不是很贵。相比纽芬兰坐车10多分钟半小时一张票子,应该算便宜的了。 除了公交车,私家车很普及。基本一家有个1-2辆。所以,早上401公路天天堵车,20多分钟的路要开半小时甚至更多。在100公里限速的道路上,只能开到20,这个还是很郁闷的。听车保险agent说,士嘉堡地区是车保险最贵的,高过downtown, 因为你如果住downtown就索性坐公车多些,而士嘉堡人多车多,容易出事情。呵呵,反正我没考证过。这边人普遍开车还是挺受规矩的,60公里的限速,基本不超速,不过也可能也开不快,但是变线不打灯的人不少。

人: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我也来谈谈人吧。其实多伦多是个移民城市,哪里的人都有,我只能把所有在多伦多看到的人都算多伦多人了。总体感觉,多伦多人还是不错的,有礼貌、遵守规则,开车如果不小心抢道了,会挥手表示歉意;如果你让他并道,或者放他从支路并入,一般也会招个手表示感谢。但是因为是大城市,空间比较狭小,生活节奏快,压力大,总觉得不如纽芬兰人那么nice. (这也难怪,那纽芬兰人的nice是有名的,可以用extremely nice来形容。) 一次开车,我红灯右转,我已经full stop, 也检查了侧面,一辆车子离我挺远的从左边开来,我觉得距离够了,就右转了,没想到那个老兄可能抢黄灯,竟然很快冲来,差点撞到我。事后,他还对我很不满,超车拦住我,说我应该让他。 我也无话可说。严格说我应该等他过去再转,但是这样特地气势汹汹把我拦下来在纽芬兰还真是不可想像。而且,你稍微减速一点就可以了。这件事情让我从此转弯多预留了很多时间。 还有一次去超市,人挺多的,结帐的时候人们自觉拍成一个队伍对应多个付款台,这样可以保证公平。我对此很赞同。一个老兄没看清形势,走到一个看上去没人的柜台结帐,被队伍里的人讲话了。可能第一次那个不识时务的人没听明白,还没过来排队,这个队伍里的人就继续谴责。像这样,人家走过来排队也就算了,那个得理不饶人,又说了一会儿,不是很nice, 最后他还嘲讽性地说happy thanksgiving , 有点过分了。 不过总的来说,多伦多人还是不错的。

他乡故知:在我搬来多伦多后,慢慢发现熟人还是不少的呢。一个是在上海一起读英语的同学,一直在msn上,所以有联系;本系的一位师兄来多伦多工作,也有联系;后来发现以前的纽芬兰室友夫妇来多伦多做post doc, 又多了2个熟人;又在同学介绍下,联系上了原来中学同学;最最没想到的是,在人家家里聚会上竟然碰到了以前同事的大学同学,这个世界真小。要不是我在上海以前4个同事都去了西部的Calgary, 在多伦多我们简直可以成立“党支部”了。

其他方面,大城市的好处就是有很多不同的活动,什么游行啊,展览啊,美食节啊,文化节啊,就连我的母校都在多伦多不时组织校友会活动,煞是热闹。 而且多伦多到上海有直达航班,以后回国省事。而且去墨西哥、古巴玩都是这里方便些,开车去美国采购也方便,再也不是一个孤立的小岛了。大城市工作机会也多些,不过反过来,竞争也激烈。 另外,这里华人超市很多不收信用卡,害得我老是要算现金够不够,呵呵。信用卡积分也直线下降啊。

洋洋洒洒说了这些,都是我在这里生活的这几个月的感受,和纽芬兰的世外桃源的出世生活相比,这里算是入世了。不过,这就是我选择的生活,和我预先设想的差不多,还好。

分类:加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