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2009年4月

House Manager

2009-04-17 留下评论
 
在现实生活中的我,除了以前在公司的时候当过一次项目的team leader外,从来没有管过别人,也懒得管别人。没想到在这荒岛上,倒有人给了我个title — house manager.
 
我是07年初第一个搬进现在的房子的,1天后来了个室友,后来陆陆续续有其他的室友搬进来。可能因为我最年长,也可能是我最早进来,慢慢的,我成了“资深房客”,虽然我知道其他人不会给我一个piece of 那啥来着。 
 
那为什么我会成为house manager呢,说来话长:
1:house funding
 
是个manager手上总是要有些budget, 我呢,手上管理着很重要的基金 — “House Funding”. 当初大家陆续搬进来后,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一些公共的消耗品,像垃圾袋、清洁工具、灯泡、洗碗机的洗洁精等等,谁来买?有的室友不错,说我去买吧。但是经过现代文明洗礼的我更倾向于建立一个制度,而不是靠某人的良心和贡献。于是在这个地点,在我的倡议下,几个上议院议员们(就是楼上的几个)通过民主方式,全票通过了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House Funding Agreement》. 该法案授予本人, Hon. Mr. Jerry, 在全体居民的监督下,全权管理这个基金。该基金法案是用于本House之公用消耗品以及为全体居民认可的其他物品。该基金的账目常年公布于公告栏内,以便议员们随时监察。虽然我们没有类似《Tax Act》的票据保留6年之规定,但是专业的我依然保留了很多票据。
 
当基金告罄后,我不定期地向各个基金缴纳者,包括我自己,征收2-5元不等的费用,然后登记,公布。家里缺什么了,就由我拨款去购买。偶尔其他成员买回来,我就把钱给他,然后从基金理扣除。久而久之,我就成了一个事实上的管理者了。 但是,基金的帐面常常是负数,这个管理者不好当啊。
 
同时,对于新进的成员,由我负责解释和征收基金。
 
2:bottles recycling
 
一个manager需要能够找到“路子”给大家带来利益。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知我们可以把很多饮料的盒子和瓶子拿去回收。于是我为我们的house funding想到了一个良好的资金来源。随着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居民们都会买很多饮料或者啤酒。而这些瓶子以前是扔掉的。现在,我们通过了《Recycling Act》,设立了垃圾分类制度:可回收和不可回收。分别放在2个垃圾袋里面。不过由于回收的地点比较远,我们又没车,所以饮料盒子堆积严重。这个还需要外交事务委员会委员们协调。还好我们有个地下室,就把这些潜在的house funding全部堆放到那里了。啤酒瓶子倒是简单,附近就可以回收,拿回来的钱直接入帐,公布。经过长时间的运行,这个有利于环境,又有利于基金的活动在我的主导下,还在继续着。极大地延缓了广大居民的征收压力。
 
3:chore wheel
 
一个manager需要有一定的行政和立法权。chore wheel虽然是在房东一再催促下产生的,但是通过广大居民的授权,由我制定了详细的值日安排。考虑到大家的繁忙程度和屋里污染情况,我定了每2周清洁一次。这个条例不是很成功,因为每个人的时间安排不同,所以经常有忘了打扫或者装作忘了打扫得情况。我还需要考虑怎样督促大家执行。但总的来说,我们还是有值日表的。
 
4:铁血政策
 
我对食物的安全卫生程度很关心。一旦食物过了保质期,我就会督促它的主人处理。如果主人外出,我就要求得到授权,全权处理这些过期的食物。我称之为“铁血政策”,因为食物有关我们健康,需要强制执行。我们有2个大冰箱,而我经常清理我自己用的那个(主要是把无主的n久之前吃剩的东西以及过保质期的东西扔掉),引得常常有别国名士慕名而来,把食物寄放在我们的冰箱里。(也可能是他们的没清理,放不下了,呵呵)。由此可见,在一些重大问题上,铁腕手段也是需要的。
 
唠唠叨叨讲了那么多,你知道我是怎样当上manager的了吧。这个manager不好当啊。
Advertisements
分类:加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