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2008年6月

晨运

2008-06-25 2 条评论
 
早上开着小电驴子送LP到地铁站,回来经过老妈作晨运的花园,就去找老妈,一会儿载她去超市买菜。
 
上海的城市建设有了长足的进步,居民小区的附近往往有些不错的花园,早上,尤其是夏天,会有很多人出来遛弯、早操、作运动。这已经成了他们锻炼身体以及社会交际生活的一部分。虽然马路上空气糟糕,交通混乱而且拥挤,但小花园则是像一个世外桃源。这几天还没有出梅,时常下个阵雨什么的,天气比较凉爽,小花园里人不多,空气不错。老妈和一帮同龄人在长廊里做操,跟着喊喊口令聊聊家常,其他的人也是一派悠然自得的景象。想起李白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诗句,我在上海生活了这么多年,却从来没有注意到这种景象。可能因为我现在仅仅是这个城市的过客吧,可以从一个不同的角度观察这个我曾经那么熟悉的地方。
 
我现在所生活的纽芬兰有着截然不同的早晨,用一个字形容就是“静”。一切都是静悄悄的,这也是造成我经常睡到很晚的直接原因。马路上的人行道偶尔有行人走着,大部分的时间只有车辆在路上行驶。夏天也会有很多人晨运,但大部分都是带着耳机,单独跑步或者骑自行车。这应该是东西方文化差异的体现吧。中国习惯于集体行动,老外更喜欢个体的自由。
 
我静静地站在一边,等着老妈把操作完,然后和她一起去超市。在这一刻,在这喧嚣的大都市里,我找到了集体中的静谧。
分类:杂记

回国有感

2008-06-19 2 条评论
 
又回到家乡了,这次的回来颇有感触。
 
首先从航空公司说起,现在全球石油涨价,加航对行李托运管得死死的,我2个箱子,一个24kg,一个25kg,这要是在以前,根本没有人care。但是这次,那个华裔小姐虽然笑意满满地和我说话,但是却一定要我把重量控制在23kg里,说是公司规定,她没有办法。我拿出点东西放进随身行李中,又被要求手提行李称重。
 
加航飞机更新了,是新的波音777,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小的液晶屏幕,可以点播一些电影以及其他节目,让乘客打发14小时的飞行时间。
 
到了上海,入关在新的第二航站楼。总算感受到了国民待遇,中国护照持有人不必填写入境卡,而且和外国人不是同一个队伍。而一直憎恶的回国验血问题总算没有出现,可能是海外华人抗议不断的缘故。出机场的时候,每个行李都要过扫描机,这比以前严格。以前在第一航站楼是抽检的。
 
一进上海市区,最大的感受是天空的颜色,一片灰蒙蒙,而且空气中尘埃不少。可能是黄梅天的缘故,天气倒没有想象中的炎热。
 
出去逛街,最大的感受就是上海的物价飞涨。记得我离开前,一般淮海路百货商厦里的衬衫都是200-300上下,现在基本上看得上眼的都是400-500rmb. 我在多伦多sears里买的reebok的汗衫才15加刀(原价25),而在上海商厦里基本有牌子的汗衫都是(eg., nike,puma,adidas…)120以上,好些的要220. 加拿大最普遍的hiking boots在这里也很贵,Columbia, North face , marrell的都是最起码4位数的rmb。上海新开了很多levi’s牛仔服饰专卖,牛仔裤价格都是7-800的样子,其贵无比,不说winners的打折店,就是sears的正价大概也就5-60多加刀的样子。名牌运动鞋都是400多rmb的样子,只有高,很少有低于300多的。而我脚上鞋是在sports check里买一送一的时候买的,算下来才25加刀的样子。
 
和老妈去买菜,超市的肉制品价格也是突飞猛进。一般的肉都是30多/kg,好些的40多。虽然绝对价格比纽芬兰的肉便宜些,但是也没便宜多少。以前一直以为上海蔬菜便宜,但是现在发现很多蔬菜都是4-5块rmb一斤的,算下来和多伦多的中国超市卖的蔬菜相差无几了。以前5块的“三岛”牛奶已经是7块5了。食用油一桶接近100元了。
 
不过上海的地铁比我走的时候有了长足的发展。交通方便不少,而且车况车貌都不错,远远好过多伦多的那些破地铁。就是人一多就没有秩序了,大家都争先恐后的,丝毫看不出礼仪之邦的样子。车费很贵,出去一次,一但坐轨道交通,来回10块rmb是少不了的,而且还考虑了二次换乘的优惠。这点与北美普遍的一票到底的制度比,其实是贵了不少。
 
上海的博物馆开始全面免费了,这点很好。相比之下多伦多的皇家安省博物馆反而减少了免费参观的时段。
 
坐亲戚开的车去给长辈扫墓,短短的1个半小时车程的高速,来回过路费竟然有200rmb。这在油价高涨的今天,简直就是雪上加霜。而上海有一些油站还有加不到油的状况。
 
唠唠叨叨写了这么些,突然发现,我熟悉的家乡开始变得陌生了,可能是“乡下”呆久了,已经跟不上有中国特色的发展了。(付:中国5月CPI同比上涨7.7%
分类:旅游

无语的体验

2008-06-02 2 条评论
 
银行的账户出了点问题。因为开户时预计的毕业时间过了(惭愧啊),然后开户行把我的帐户变成非学生的普通账户了,这样一些优惠就没有了。本来倒是没什么,但是每个月如果账户里没有一定的存款,就要每个月扣手续费了。而我又要离开加拿大一段时间,这样掐头去尾可能要扣3个月,岂不是很冤枉?
 
我打了银行的热线电话,对方让我去最近的分行找teller,看看能不能解决。我赶忙趁还有一点时间,去了附近的一家。这家分行坐落在华人聚居地,职员基本上都是很华人。不过主要说广东话,英语也可以,普通话就不敢恭维了。
 
首先是一个年轻的柜台职员接待了我,我说明了我的情况,她让我找前台的人。那个前台的大婶好像很忙的样子,我再说了一遍我的情况。她帮我查了查,说我需要证明我还是个学生。我说我仍然在纽芬兰读书。
 
她很迷茫地问:你在哪里读书?
 
“纽芬兰省,大西洋加拿大。”我回答。
 
她仍然一脸茫然的样子。
 
我就解释,你知道BC.,AB.,SK.,MB.,ON….吗(就差由西往东挨个列举了),好像对方只知道BC和ON。我最后不知道说什么了。
 
她需要看我的ID,我给了她我的驾照。可能是我们纽芬兰驾照太花哨了,她竟然问我:你驾照上生日在哪里啊?我晕!
 
然后她问我大学地址说需要注册上去,我说我不知道具体的地址,我给你我们系的地址吧。她说大学怎么会没有地址,一定要大学地址?我可不可以上网查查? 不行,按规定我们电脑不允许给你用…..我就好像好像看见了n只乌鸦在眼前飞过,汗!!说到最后,我们都互相抓狂了。总算,她说,按照规定不能给你改回学生计划,但是我先帮你改回来吧,等你回你们纽芬兰再去那边的分行递交证明。
 
“好!谢谢。”我的回答很干脆,我已经有点累了,总算可以结束了。忽然感觉有点怀念我们那些纽芬兰可爱亲切的“乡亲”了。
 
后来想想,一个可能是那个大婶对我的普通话不太适应(我总觉得2个中国人讲英文怪怪的,所以我一直讲普通话,当然,事先问过她会不会Mandarin。),有些地方沟通有误。还有可能因为我的情况特殊,开户行,常住地和现在改plan的这家分行分别在3个省份,她也没碰到过这样“流窜”的客户,不太清楚应该怎么处理。
 
不过我敢打包票,这个大婶如果现在去考加拿大地理或者入籍恐怕是凶多吉少。
分类:杂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