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2007年12月

另类BBQ(我爱烤箱系列之二)

2007-12-24 2 条评论
 
烤箱除了可以烤蛋挞之外,还可以烤小排骨、牛排等野外烧烤的东东,不过烤箱的好处就是没有烟,而且温度可以控制。
 
先把整块小排顺着骨头切好,牛排的话,虽然已经切好,但是太大了,我往往一切为二,洗净,然后用水泡一会,让肉里的血放掉一点。
 
然后做sauce。超市里的各种各样BBQ sauce五花八门,我一般买小瓶的卡夫牌,促销的时候才1块钱多钱的样子,可以吃个4-5次。但是老外的sauce不完全符合我的要求,我要在这个sauce里面加些东西。比如:酱油、花椒粉、蜂蜜、干辣椒、胡椒粉、少许红酒等,然后把洗净的排骨或者牛排挤干水分,泡在这个sauce里一段时间,最好1天,期间可以放入冰箱冷藏。
 
等吃的时候,先把烤箱预热到350华氏上下,在烤盘里垫上一张铝箔,把腌了一天的排骨放在烤盘里放入烤箱即可,然后20-30分钟后,拿出,翻面,再用sauce涂抹,放入烤箱20-30分钟即可,牛排的话,可以适当烤嫩些,不用这么久。
 
时间到了,拿出烤盘,把小排或者牛排装盘,这时候别忘撒上一些孜然粉、黑胡椒。然后倒一小杯红酒,准备好刀叉,呵呵,英国管家又该说话了。
 
又及:腌制的时候可以放入些洋葱圈,烤出来也很好吃的,而且洋葱有利于去油腻、降低胆固醇。
Advertisements
分类:饮食

自制蛋挞就是好(我爱烤箱系列之一)

2007-12-22 1条评论
 
自序
 
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都把出国留学看作是一种苦难,好像就跟黑煤窑童工似的。本人至今还没觉察到这种不可忍受之痛。民以食为天,在这个系列里,将给大家介绍笔者是怎么利用北美厨房的标准设施—烤箱,来慰藉自己可怜的中国胃的。
 
自制蛋挞
 
相信大家都吃过港市早茶里的蛋挞,脆脆的外壳,吹弹可破而且微微烫手的馅,配上一壶上好的茉莉香片,两三老友相聚于周末午市,高谈阔论、悠哉游哉,好不休闲。
 
如果你在多伦多或者温哥华这种几乎已经被华人占领的都市,那么这种场景每周都会上演。然而我所在的并非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大多大温,而是加拿大的“新疆”。那就意味着需要自力更生、自己自足。
 
材料准备倒是很简单,超市里有卖蛋挞的壳,曰之为“Tart Shell”, 12个一盒,3块不到。一罐子evaporated milk,大概是1块多,2个鸡蛋,仅仅是2.5加刀的1/6,枫叶糖浆若干。先把壳放在烤盘上,放入300华氏的烤箱预烤10多分钟。因为壳需要较长时间,而馅不能烤太长。 然后鸡蛋打匀,拌入半罐子envapoured milk,枫叶糖浆拌匀。等壳烤得差不多了,从烤箱里取出,把馅料灌入那些壳,放回烤箱再烤个15分钟上下即可。
 
出炉后,微微放一会儿,这样壳已经脆了而馅还是热的,倒一杯牛奶或者豆浆,“Sir, Your breakfast is ready!” (最好是地道的伦敦腔,倍儿有面,呵呵)
分类:饮食

《 激 流 中 国 》的思考

2007-12-21 1条评论
 
最近看了日本NHK2007年的系列纪录片《 激 流 中 国 》,深有感触。
 
这套纪录片是从2007年4月开播,计划1年播完,一共有8集(1个序言加7集)。NHK对其的简介是:“北京奥运会即将来临,中国正试图转向成为21世纪的大国,而同时在国内又面对诸多矛盾,面临困难的抉择。这个专辑深入采访中国变化的现场,描绘其苦恼及其纠葛。”《激流中国》每集开头以此段文字作为指引:“夙愿的北京奥林匹克还有一年,试图从经济优先转向为真正大国的中国,如今种种矛盾,汇集成激流,汹涌而至。”[1]
 
我在吃饭时无意发现这个片子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每天看一集,差不多50分钟吧。
 
看过的前几集里面从具体的人物和实例入手,比较详实地描述了中国社会现在面临的诸多问题:如贫富差距、新闻自由、养老保障、水资源危机、以及强拆迁问题。我想很多中国人都会对这些问题中的有些或者全部有所体会。
 
本人曾经是一个小职员,现在是一个穷学生,也无缘见识多大的“富人”,但是穷人我的确是见过的,而想想我这个中位数和那些穷人的生活相比已经是天壤之别,更何况那些与我天壤之别的“富人”。新闻自由就不用多谈了,免得大家以后不能访问我的space,就想说这种反映自己家里问题的片子让外国电视台拍了,本身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养老保障也是我一直在担心的,独生子女一代已经开始进入成年,马上就要中年,进入上有老下有小的阶段,到时候2夫妇照顾4个老人不知道能不能应付,加上2006年上海社保基金挪用案,更令比很多人对自己的老年生活有所担忧,而上海至少已经建立了社保基金这个制度了,其他地方呢?关于水资源,暂时没有特别的感觉,不过对于国内的环境问题,也是很担心,在新浪上看到卫生部官方承认过中国癌症高发病率和污染有关,而本人更是在加拿大的短短2年,先后有2位长辈因癌症辞世。Times的纪录片《China rises》也对中国的污染问题有详尽的叙述(又是老外拍的)。强拆迁问题则是地权的一个反映,这是土地公有制的决定的,我想国人包括我永远也不敢有美国人的想法“他们敢冲进来,我就开枪!”(参见林达《近距离看美国》)
 
想起以前的《岩松看日本》,真是层次不可同日而语。有些人质疑NHK拍此片的真正用意,我觉得大可不必,不管日本人本意如何,不管这只猫是黑是白,耗子的确给它抓住了。我们作为这些问题的直接关系者,更应该好好思考。听说有些搜索引擎已经不能检索该信息了,对此只能表示遗憾。为什么我们自己不敢面对真是存在的问题呢?
 
本来不想些把想法写出来并且发布的,省得以后有什么麻烦,毕竟我以后还要经常回国呢,但是总觉得人人都这么想,谁再去考虑我们国家的问题呢?只有人人都把这些问题重视起来才能督促政府改善,而这些正是作为政府的责任。鄙人一介书生,能做的也只是把我的粗浅的想法说说而已了。
 
最后,也是《捕蛇者说》的最后一句话,“故为之说,以俟夫观人风者得焉。”
分类:杂记

亲历全城大停电

2007-12-03 1条评论
 
周末,遇到snowfall来袭,外面风雪交加,好不热闹。反正已经司空见惯,压根没放在心上,不出去就是了。
 
吃好晚饭,照例休息一会,正在上网,突然断电了,我以为家里跳闸了,正要下楼检查电门,室友出来,说外面好像全都停电了。一看窗外,果然,目及处一片漆黑,整个“生姜丝”伸手不见五指。
 
大家七拼八凑,找出一些蜡烛,点好摆在过道上,有点光线。室友们不时地看看窗外,随时观察外面的动静。我打开收音机收听新闻,看看有什么报道。一开始,室友的手机都打不出去,过了个把小时恢复了。看窗外,有一片区域好像电力恢复了,可以看得见星星点点的灯光。但是我们这里依然没有动静。
 
我看干不了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电力恢复,就刷牙洗脸睡觉了。不过因为时间太早,而且晚饭还没消化,肚子很涨,睡意全无。在床上翻来覆去躺了很长时间都没睡着。正当我想起厨房的饭菜没放进冰箱,要下楼去的时候,电力恢复了。厨房里室友在正在吃点心,还说觉得这几小时的停电,房间里温度下降了。我倒是没有觉得,因为我睡在被窝里呢,呵呵。
 
回到房间,反正也睡不着,就打开电脑,在我的专栏发出第一时间的报道。虽然外面依然风雪交加,房子在大风中激烈地颤抖着,屋内还是暖意融融,室内室外两重天啊。
 
又一个冬天来临了。
 
 
Jerry from St.John’s,Newfoundland
分类:加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