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2007年7月

作一次纽芬兰渔夫

2007-07-01 3 条评论
 
来纽芬兰之前只是到这边可以看冰山、看鲸鱼、看大海,除此之外就不太清楚了。到了之后,听说在夏天自己还可以去海边捕鱼。
 
下午,又接到“上级”通知,根据鱼讯情报,今晚有鱼群到达,可以在Middle cove捕到–更确切地说是捞到鱼。那是一种名为【Capelin】的小鱼,中文翻译成【多春鱼】,类似于国内的串条鱼,10多厘米长,2-3厘米宽的小海鱼。
 
我们到达海湾的时候已经是傍晚7点有余了,夏天的北美,太阳下山的特别晚,基本上到9点30多才暗下来。有很多人已经到了,停车场车子差不多满了。一般都是以家庭为单位围在一起,有些人已经在海滩上准备晚上的篝火了。鱼群还没有到达,水边有很多孩子在戏水,海浪一阵一阵地打来,一不小心就把短裤的裤腿打湿了。海水很干净,清澈见底,不过很凉。我也穿着沙滩鞋,站在海边,不过我主要看看有没有漂亮的鹅卵石。好几次没注意,裤腿被海水溅湿湿了一大片。
 
那帮同学朋友也很能干,不知道从哪里"接手"了一个还燃着的篝火堆。于是我们三三两两的四处搜寻柴伙。想想也挺可怜,因为这里是海滩,都是鹅卵石,没有木材。我们象豺狗吃狮虎剩食般地到别人遗弃已经熄灭的火堆里翻找没有燃尽的木材,或者沿着小树林看看有没有枯树枝。看着别人开车过来,后备箱里满满一车的木材,我们只有羡慕的份。总算,火维持下来了。
 
渐渐的,好像鱼群到了,看到有些专业选手站在海水中,等待着每个海浪。因为每个海浪里都会带来一群多春鱼,然后一网兜下去,总是收获颇丰。而我们,因为渔具太过落伍,网眼大不说,手柄还很短。为此我不得不迎着海浪,奋勇向前,一次没站稳还一屁股坐在了海水里。可怜我的那些银行卡啊。又一个不小心,我的沙滩鞋给浪花卷走了,正当我单鞋奋战时,可能海神眷顾,几个海浪后,又给送了回来。我们的网兜打捞近在咫尺的鞋子还是很方便的,呵呵。
 
随着经验值的上升,我们发现,我们的工具远远不能满足我们的需要。有人建议,那些专业的渔夫收网后,放回岸边的桶里,总会有很多鱼跳出来,我们在边上拾人牙秽也比我们自己干好,呵呵。于是我们从刚才的豺狗又变成了犀牛头上的犀鸟(反正本质上都是拾人牙秽)。有几个渔夫人很好,还专门给我们捞了几网,一直把我们那个贪婪的大水桶装满为止。要知道,为了运输方便,我们已经把桶里的水倒干了,那可是满满一桶鱼。后来发现,那些渔夫捞鱼仅仅是爱好,他们自己没有桶,都是给别人的,真是白求恩渔夫啊。边上还有很多小孩子,看到鱼跳出来了,就会帮我们捡回去,很可爱。后来我们回到篝火边,一对双胞胎小兄弟还专程走过来给我们送了几条捡到的鱼,我们谢谢他们时,他们白白的小脸蛋一脸骄傲:“We are fishermen.”,呵呵,这就是传统啊。
 
由于工具不足,我们岩烧烤鱼不是很成功。我尝了一口,很淡,不过肉质很嫩,挺鲜,略微有点猩。
 
回到家里已经11点半多了,室友们都没睡觉,在我的号召下,大家齐心协力,分工合作,鱼类加工厂形成了。去头的、去内脏的、清洗的、腌制的到最后烹饪的。我们边吃边聊还喝了一些酒,鱼肉很新鲜,一点不猩(个人总结,主要是清洗组的功劳)。
 
等到睡觉,已经是2点半了。劳累了一天的渔夫总算可以休息了。
Advertisements
分类: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