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2007年2月

信用卡被盗用

2007-02-23 3 条评论
 
在学校吃完晚饭,网上闲逛的时候,顺便去看了看我的银行账号。
 
竟然发现信用余额少了很多,正式的statement还没有登录,说明这是这几天消费的。我一开始还觉得可能是网站的数据出错了,上次就碰到过这些问题。不过觉得还是打个电话过去问问比较保险。电话那头的接线生知道来意后,把我的电话接到security部门,那头帮我查了后,说有某日有一笔消费在本市的一家商店,我说我曾经去买过东西,不过那时很久以前了。
 
再问了另外的一些问题后,接线生说他帮我现在停止手头上的这张卡,然后给我寄一张新的卡过来,而后他们会展开调查。虽然最终结果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需要我预先付出这笔钱,这个过几天再和银行negotiate吧。
 
大家小心,好像最近北美信用卡盗用现象比较严重。
Advertisements
分类:加国生活

embracing the blizzard

2007-02-20 3 条评论
 
因为要准备一点材料,所以昨晚上回家较晚。下午就收到了environment canada发出的暴风雪警报–15-30cm的降雪量,100km/h的大风即将袭击st.john’s地区,届时能见度几乎为0。我想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多等一点时间就过去了,也就没怎么在意。
 
等我总算准备得告一段落,要回家的时候,我发现情况不太妙。首先是从边门走出大楼以后,发现根本没法走路,通向马路的小径已经没了,积雪已经到我大腿根了,而且风雪还在继续,丝毫不见好转。马路已经看不见了,整个前方一片白茫茫的。
 
我急忙走回大楼,从另一个出口走。那里好些,因为有铲雪车铲过,积雪不深,可以走路。铲雪车清扫出来的道路又快被大雪埋掉了,不过道路还依稀可见。马路上没有什么车,更别提行人了,只有校区里的2-3辆铲雪车繁忙地工作着。我走着走着,发现前方的道路铲雪车还没有铲,我就略微绕一点路,试图继续沿着铲过的路走。但是到了前面的路口,小路还是被雪覆盖了。我只得硬着头皮踏雪前进,雪很深,有的地方深及膝盖。我凭着记忆找到下坡的楼梯,阶梯已经差不多完全看不见了,我用手拉着刚刚露出来的扶手探索似的前进,总算走出了校区来到了大马路上。
 
大马路上也有很多积雪,不过还能走路。风雪更大了,前方10米以外差不多看不见了,如果一阵大风经过,那么能见度差不多就是5米左右了。还好马路两边人家房子门廊下的灯都开着,使我感到这还是有人烟的地方。因为暴风雪来势太猛,市政府的铲雪车根本来不及工作,我尽量走在马路中间,那里积雪最浅,反正地方很大,随便走,根本没有车。
 
一个人走在大风雪中,感觉被埋没在一片雪白中,道路隐约可见,空气中弥漫着扎人的雪粒子,随着大风打在脸上很疼,这些都让人感到人类的渺小、大自然的残酷以及个人的孤独。偶尔看到铲雪车在工作,都给我勇气继续前进,听到消防车的警报声和闪烁的警灯都让我感觉亲切。没有感到寒冷,而是担心迷路。要不是到家也就10多分钟(正常情况下),天天走,道路很熟悉,而且一路上都有人家的话,我是不会一个人在这种天气下在外面走的。不过这让我又经受了一次与大自然搏斗,使我的意志又一次得到了一种磨练。我开始有些理解那些拿着摄像机开着车追逐着龙卷风气旋中心的人们了—-了解危险,不怕危险迎头而上采用科学的方法解决它克服它才是人类的伟大之处,在这个过程的任何一个环节都是需要勇气和胆量的。
 
总算到家了,我爬过已经被大雪埋没的小径,来到门口。正当我觉得舒了口气的时候,我发现锁给冻住了,根本打不开,这不是要人命嘛。外面的风雪越来越大,我心里越来越急,难道要阴沟里翻船? 最后只能向早前回来已经熟睡的的roomie求救了,我摁了门铃…… (呵呵)
 
躺在床上,外面风很大,一阵一阵,让我感觉我们小楼摇摇欲坠了,在风雪的轰鸣和楼房的晃晃悠悠中我进入了梦乡。
 
分类:加国生活

无题

2007-02-12 1条评论
 
此文荒诞,纯属虚构,权作茶后一笑耳。
 
某日与友闲聊,海阔天空。友忽道:吾有一惑长矣,忘兄赐教。余答:兄台经天纬地之才,匡世救国之念。余本市井闲人,苟活于偏夷荒岛弹丸之地,仰望仁兄项背之不及,唯遥叹功力之不如。而今不耻下问,吾自当尽绵薄之力。唯恐鸿鹄之志蒙尘于鄙陋之见,望海涵。
 
友摆手淡然一笑,继而问曰:国胡不法伊斯兰之道,一夫多妻?此乃男儿丈夫之本,岂可以国法而弃之?抑或几多红颜知己,虽未见禁于国法,然则不容于世俗。人乃国之根本,以人为本即为以国为本。吾笑国法之鄙而叹世俗之陋也。而后,又及人间自然飞禽走兽一龙多凤者众,侃侃而谈,绵绵不止。
 
吾愕然,此问如鲠喉之刺,不吐不快。然则无言以对,不了了之。
 
既罢,异日。突醒于梦中,双眼盈盈,暗伤不止。无他,唯梦中女子共度余生者幽幽哀怨,叹遇人之不淑,人生之不乐。丈内可依仗者无。此景如画,历历在目。吾顿然大悟: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无所畏,有所循。有所为而有所不为。所循者,义也。兄弟如手足,妻子亦同发肤,岂可欺之?所为者,事无大小能乐父母妻子邻里朋友者,反之则不为。妻怨则反省乎己,妻乐则自同乐。无他,唯吾乐于他乐而犹于他忧也。此虽有别于“独乐乐,众乐乐,孰乐?”之说,然则异曲同工也。古之人不余欺也。
 
布衣乡人鄙见,不知所云,见笑大方。
分类:杂记

潇洒的老外学生

2007-02-11 留下评论
 
这个学期还是作着那个“举系闻名”的TA,带试验和批改当堂测验。
 
最近的一堂实验是作数据库的小练习,对于那些Business专业的小朋友们的确有些题目是有些难,不过只要他们做实验的时候稍微注意一下,测验就差不多了,至少也应该有点思路。而在做实验的2个半小时里,认真按照lab instruction作实验的倒是有,但是能够顺利在测验前做光要求步骤的倒是不多。不是当中开小差打开msn聊聊天,就是上上hotmail看看信箱(和我倒是有的一比,哈哈),结果最后就得硬着头皮作测验。虽然是完全开卷,可以使用除了和外界通讯的一切工具,包括计算机上调试,但是结果往往差强人意。
 
半小时的测验,有些学生10分钟就交卷走人了,倒不是特别厉害,而且特别潇洒。背后整个大题就这样天窗空着,连涂涂满也不做,倒是特别“真诚”,不要“施舍”,对于那些靠涂涂满骗来的可怜的安慰奖十分不肖。我一开始还以为他们粗心,忘了考卷反面还有题目,就好心地提醒他,那个同学痛苦而无奈地朝我摇摇头。于是我懂了。想当初鄙人也经常做不出题目,但是每次总是展开丰富的联想和发扬革命先辈的把牢底坐穿的精神,奋力地涂鸦,拖到最后一刻。相比之下,如今他们的潇洒令我汗颜。
 
也有些同学做的答案很奇怪,我总要努力猜想,绞尽脑汁,看看什么地方可以搭上一点边,送人家一点分,但是往往未果。
 
每一次誊写他们的考卷分数,都令我对正态分布有了多一层的了解,只是这个正态分布的函数中,标准方差大了些,呵呵。
 
 
分类:杂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