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2006年12月

铲雪

2006-12-23 1条评论
 
我想大部分在加拿大和美国北部生活过的人们都知道,冬天有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就是铲雪。
大雪后,对于公共道路上的积雪,政府会派专门的铲雪车在雪后第一时间清扫出来,保证交通畅通。私家路和人行道就是住家的责任了。一方面是因为厚厚的积雪把人们的从家里走出来的道路堵死了,另一方面,在加拿大有些省份规定,如果行人在住家门口的路上由于冰雪滑倒的话,该住家的主人要负上责任(不过好像我所在的纽芬兰省没有类似规定)。
 
铲雪的主要目的就是把从家门口通向马路的通道清理出来,以利于出入。有些还要清理从车库通向马路的通道。短则几米,长则十多米的样子。一般房东会提供工具,要求房客自己负责门口铲雪的任务。所以,基本上那种house的房子,不管是房东自己住还是出租给房客,家里都会有一些铲子之类的工具,就是国内工地上最最常见的那种。还有种象推车前斗一样的铲子,使用的时候是往前推的,比较适合雪较厚的情况。机械化程度高些的话,商店里有卖一种叫snow blower的机械,大概1000多加币的样子,有象破冰船一样的锯齿,开动起来,先粉碎下面的冰雪层,然后通过两边的扬风机把碎雪吹到边上的草地里。如果边上的自家的草地不够宽广的话,邻居家的雪就会越积越厚,积在邻居家的草地上也就算了,就怕全部吹到人家的通道上,那就是损人利己了,呵呵。
 
本人这几月来给房东看房子,所以一个人住在house里面,这些家务事都是自己一个人动手。从房子通到马路上大概10米左右,小道不宽,半米多的样子,两边是草地,离邻居家还隔开一段距离,完全可以放心地把雪甩出去不用担心掉在人家的领地内。
 
铲雪也要看时机,太早的话,刚清理好,又开始下,就白忙乎了,但是不铲的话,自己出入不方便不说,等雪冻住了,铲起来就费力了。进入冬季后,纽芬兰直到近期才下了几场大雪,往往大清早起来一看,外面一片白茫茫,还挺漂亮的,就像冬天去东北乡村度假一样。等我睡醒起来,吃好早饭,门口空地的雪基本上铲干净了,我就会在下午的时候出去铲雪,把自家的那条小道“挖掘”出来。我感觉好像半夜下雪的机会多些,可能是半夜气温低的缘故吧。
 
随着下雪频率的上升,锻炼机会也就趋于频繁。如果哪天你在纽芬兰晃悠,看到一个呼吸着纽芬兰冬天清新的空气,喘着粗气,用铲子画好草地和通道的边界,然后热火朝天的把通道范围内的雪往两边狂甩,那可能就是我,一个在纽芬兰冬天的铲雪者。
分类:加国生活

Telephone Survey

2006-12-16 留下评论
 
在家的时候经常会收到一些电话,要求做各种调查。反正也无聊,就当免费练习一下听力和口语,同时又可以帮助一下调查员,何乐而不为?
要知道那些调查员可能由于工作的关系,语速都是很快的,而且那些问题也是五花八门牵涉到生活的方方面面。问句又长又拗口,选择项还很多,连他们自己都往往说破句,我这么一个老外听起来还真费劲,不过总算大致能搞定。
 
记得在by-selection前接到过有关投票倾向的调查,那个老兄也不问问我有没有投票权,上手就说我们来做调查,问我愿不愿意。我也听了个糊里糊涂,就答应了。等他问了第一题准备投自由党还是保守党或者是新党后,我就知道了,就用虚拟语气说,如果我是公民,我怎么怎么样。那个同学不得不婉转地中止了问题,呵呵。
 
后来接到过我的银行委托的调查,问一些电话银行的问题。我借机提了不少意见,当然,客观地说,这里的银行的服务我还是很满意的。记得我在以前的文章里说过,如果你不用现金,完全不用去银行。Internet或者电话都搞定了,转账、付各种帐单、购买银行产品、投资等等。上次还问过国内专业人士,为什么在国内换一家公司,如果这两家公司所用银行不同,就要换一个工资账号,而在日本和加拿大只要你告诉新公司你的境内银行帐号就可以了。这里面其实也有银行业的基础建设问题。
 
今天又接到一个旅游业的调查,问了很多关于饭店旅馆选择的问题。我也随着她的问题选了很多杂七杂八的选项。后来我真想告诉她,只要干净、安全,价格越便宜,我越有可能选择,呵呵。不过,总算到最后的时候,她给了我一个自由发挥的机会。客观题结束后,有一段描述性的回答,比较好回答,那些客观题的选项很多对我都不适合,估计我的问卷就是outlier了。
 
有些问题还是很有意思的,比如:
 
你对以下饭店品牌的认知,从leisure到business定位。除了希尔顿和delta等我仅知有限的2-3家外,我都没听说过。
你认为什么设施会影响你饭店的选择, SPA,pool,bar,restaurant… 我真想说都不会,我先看价格再说,呵呵。
你认为喜欢哪种早餐,room service,buffet,(省略一大堆不懂的早餐类型)…, 老实说,我还只吃过buffet的早餐。
你认为早餐中那些食物比较吸引你,eggs, fresh food,cereal…(省略一大堆不知道的早餐),我其实想问问,有没有上海小笼包,黑椒金钱肚,噢对了,还有日式冰镇荞麦面,港式蛋挞。
 
最后她还问了我支持不支持游说加拿大政府开放旅游,我说 strongly favor。
 
应该让更多的朋友可以来这个美丽友好的国度看看,这个世界有很多不一样的美好事物和life style,不过很遗憾,这句话没有机会说,因为这道是客观题,呵呵。
地球人应该在地球上到处看看才不枉此生,希望以后家里的一面墙是个大的世界地图,在去过的每个小点上,都把相应的照片钉在上面,多有成就感啊。
分类:加国生活

The longest night

2006-12-06 2 条评论
 
记得有个描述二战诺曼底登陆的大片《最长的一天》,记录了这个盟军历史上的经典。而我,昨晚也刚刚经历了最长的一晚,只不过对手不是纳粹。
 
昨晚深夜,和往常一样,在我那老态龙钟但依然兢兢业业克尽职守的vaio慢慢地合上了她硕大的眼睛后,我背起了包,走出办公室去坐车回家。
 
走出大楼才发现,外面已是一片白茫茫,气温倒不是很低,但是雪下得很大。虽然下午没有太阳,但依然可以算是个好天,至少对于冬季的纽芬兰来说,没有风,没有雨更没有雪,咱还能奢求什么呢?没想到暴风雪来得这么突然,而且这么迅猛,后来知道是从晚上10点多开始的,短短的2个小时里面,雪竟然积了厚厚的一层。。办公室没有窗户,而室内又是温暖如春,所以对外界自然的恶劣丝毫没有察觉。
和同学2人来到车站,发现有2个非洲哥们也在等(后来聊天中得知他们住的很远,已经是非人力可达了)。等了好久,车依然没到,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车次取消了。
 
看着外面白雪纷飞,我实在没有勇气坚持人定胜天,算了,回办公室吧。同学建议向一个相熟的朋友求助,那个朋友虽然很犹豫,但是依然愿意出来看看开车送我们回家的可能性。但是事实是严峻的,他的车子已经几乎被大雪盖满了。在尝试开了一点以后,我们都觉得还是应该回办公室,因为他的车和大部分的车一样,用的是轮胎而不是雪橇。
 
进了办公室,和同学聊了会儿天,从他那里得到了一些论文方面的inspiration。我回到自己的小窝,看了会儿看不太懂的paper,又看了会听不懂的在线美国电影,觉得有点困了,于是开始找今晚的床。
 
边上的孟加拉老兄自从女友拿到本校的offer后,就再也没有在学校看到过他。所以他的桌子好久没人用了,上面也没有东西,我用纸擦干净了;一直觉得写字台上的n本电话本很浪费,从来没有人看,现在这是当下最好的枕头了;扔在办公室的破牛仔裤是为了下雨天裤子淋湿后进办公室换的,现在正好铺在硬梆梆的枕头上,旧裤子就是好,很软;也有现成的被子–我的外套;办公室里多余的椅子放在床边,防止跌落;暖气开足,防止感冒,呵呵。今天游泳了,所以刚好已经在体育馆洗过澡了。
没有毛巾,就以手掬水代替了(不是还有句古诗描写这一瞬间的美吗?呵呵)…总之,除了牙没有刷,床略为偏硬,其他几乎都和家里一样,呵呵。
好了一切就绪,关灯,睡觉,嗯?门缝太大,走道的光有点泄露进来,这个简单,闭上眼睛就可以了。这时估计是3点多了。
 
睡得还不错,早上是被走道上的清洁工的声响弄醒的,起来开灯一看,7点54分。我还真能睡,除了腿有点冷,其他没什么不舒服。来到笔记本前一看,已经有好几个留言了,都是一个个温暖的问候啊,呵呵(我笔记本没有关,而且说明被困办公室了)。
 
上个厕所先,洗个脸,回来和家里联系了一下。然后觉得还没睡醒。为了防止清洁工进来清扫时被我吓倒,我去了研究生lounge,那里有沙发和躺椅。我又眯了一会儿,醒来一看,11点30了,大梦谁先觉啊,呵呵。
 
梳洗已毕,去买了些早点。一天的新生活又开始了,今天我要回去睡,家里的床倒不是主要原因,主要是心里面一个声音高叫着,我要吃炒菜。
写到这里,就要上床睡觉了,比比昨晚的,生活还是挺幸福的,呵呵。
分类:加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