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2006年8月

回国散记(七):故乡吃住行

2006-08-31 留下评论
在加拿大自己一个人做饭,想吃什么做什么倒也是自得其乐。不过离家近一年,对家里的菜还是挺怀念的。这次回到家,倒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就像和家人一起坐在一起吃吃聊聊,轻轻松松。不像有些人一回到国内就狼吞虎咽,跟灾区发粮似的。更有甚者,听到过有人为了回国海吃一通,连药都准备好了之说。
 
在家里吃老妈做的菜还是很习惯,就是天太热,胃口不是特别好,清淡为主。特别是对一些早餐的酱菜情有独钟。在纽芬兰的时候也曾经买过一些看似酱瓜的pickle, product of india,没想到那个印度酱瓜酸得够可以,好玄没有倒了牙。上海的蔬菜种类很多,远远不是纽芬兰这个小荒岛可以比的。刚炒出来的绿色蔬菜也是我之所爱,而且要立马吃,不然就黄了。猪肉也是国内的好,至少味道香很多,没有血腥味。不过深海鱼类倒是纽芬兰多些,至少买的时候没有觉得贵的离谱。在上海的一些超市看到过有卖深海鳕鱼的,竟然要上百元一斤,夸张之及。
在上海的这段假期,偶尔也要出去上上馆子,价钱还能承受,至少不用加税加小费。去过新天地的六会馆,味道还可以,就是觉得座位太小了。不过个人还是比较喜欢日式和韩式。现在不工作没有收入了,“伊藤家”,“叙叙园”是去不了了,“大渔”也不去了,那个“缘绿”还是可以的,我还有88折会员卡呢。午饭时去,还会有一些其他的折扣,2个人100多也就差不多了。不过现在可能官司打输了,这家连锁店名字改了,改成什么倒是忘了。不过有点比较有趣,进店的时候那些店员都是用日语招呼的,好像很专业的样子,而真的有一群日本客人来的时候,那些店员一句都不行了,看得我真有些不吐不快了。
 
在上海的时候,天气还是太热,一出机舱上栈桥就觉得一股热浪迎面扑来。更不用说在室外了。回到住了多年的家,感觉很好,但是晚上不开空调是绝对不行的。住在家里绝对比外面舒服,至少方便自由很多,而且东西也齐全。我家里的那张床是我睡到现在最好的一张床垫了,以后如果留在加拿大,那张宝贝床垫倒是有点可惜了。
 
上海的交通本身还行,四通八达,很多以前较偏远的地方也可以到了,而且也比多年前好多了,没有那么拥挤了,至少在非上班高峰时段。一般都是空调车,你想等个非空调车还要等好久呢。但是就是因为这样,交通费也就上去了。与加拿大普遍的习惯不同,上海的车费都是坐一部买一次票的,如果你要换3部车的话,真是还不如直接叫出租车好了。不过,出租车也涨价了,呵呵。早上上班高峰期也坐过几次车,那就不可同日而语了。我以前在上海的时候上班是骑车的,很少坐车,偶尔坐也不是在上班高峰期。否则,按照我的习惯我是上不了车的。地铁也很恐怖,排不排队不去说,反正我也不在乎座位,但是高峰期的时候,在地铁车厢里,真的就是人贴人啊,如果每天上班要坐1个多小时真是锻炼人啊。算来,这次还真是我第一次高峰期在上海坐地铁呢。
 
家乡就是那个令你很怀念、向往,但是又颇有微辞的地方,不过,其实,哪里不是呢?
 
Advertisements
分类:旅游

回国散记(六):回忆当年游

2006-08-07 5 条评论
 
回国一大好处就是可以和老朋友们聚一下。大家多年共同成长,最早的可以追溯到幼儿园时期(夸张吧),彼此十分了解。故乡遇故知是一大快事,故知话故事也就别有风味了。为了纪念大家多年的交情,为了纪念那些旅程,也为了刷新一下久未更新的blog,我偷了一下懒,找出以下旧文以及旧照,以飨各位新旧朋友。
《当年游》 作于 2004年7月
 
<前言>
 
鉴于大家的快要忘却的记忆,我匆匆执笔…
 
《正文》
 
古训有云,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大好河山始于足下…
 
高二那年暑假,会考结束,为了庆祝大败(严正强调:没有“于”)会考,我等精英队员参加了“庐山探险队“。初上庐山
上海–九江(长江轮)–庐山
参加者:黄狗,敏哥,孔皮,小戴,鄙人
期间发生了多起震惊中外的骇人事件。
各位队员各显神通,展示了个人的本领和本质。
 
高三暑假,为了纪念7/7高考事变,我等远征福建。
上海–上饶(火车)–武夷山市(汽车)–武夷山–江西玉山县–夜上三清山–浙江金华双龙洞–千岛湖–杭州(汽车)–上海(火车)
队员:黄狗,sym, 敏哥,孔皮,小戴,鄙人
 
次年由于人手不足,活动暂停一次。
 
大二暑假,再聚山东
上海–兖州–曲阜–泰安泰山—济南–蓬莱–威海–青岛–上海
队员:黄狗,老蜈蚣, 敏哥,小戴,锴哥,鄙人
 
大三暑假,黄金之行–四川(22天)
1小队:上海–成都会师–青城山都江堰–峨眉山—乐山–九寨沟–重庆–武汉–上海
2小队:上海–贵州(具体不详)–成都会师–青城山都江堰–峨眉山-— 。。。 –上海
队员:1小队:老蜈蚣, 小戴,鄙人,舍妹,小戴姐姐同学 / 2小队:sym及大学同学
备注,sym同学从成都以后加入1小队
 
以下显示了一些各个阶段时期的照片,不分时间顺序,以先左右后上下次序编号。望能使各位头脑在此酷暑,再次清凉一下。
 
1,去九寨沟路上,经过大草原,我等下车休息,正当神往之际,被肖小偷拍。不过效果不错,直逼当年红透亚洲的chark和飞鸟。
 
2,福建武夷山的一线天,号称国内最大的一线天,里面台阶很高,蝙蝠横行,臭气熏天,但我们还是胜利走出来了。
 
3,峨嵋金顶,敬业的摄影师兼摄像师—我,不顾危险,走在最前方。
 
4,当年《圣斗士》《奥特曼》风靡一代,我们中的某些暴力分子更是奉若圣明。该照摄于庐山五老峰找寻心中的偶像—紫龙未果以后。
  
5,威海海军旧基地开放,里面的破烂成了我们最好的玩具。
–“为了胜利向我开枪!”
— “咦,怎么不响?”
 
6,在千岛湖的蛇岛,勇敢伟大的人谱写了一篇《新捕蛇者说》
 
7,8,武夷山中旅馆附近的小溪。水清澈见底,当地人就在此水中梳洗,我等也加入戏水大军。
 
9,在青岛第一海滨浴场,烈日下大家躲进沙地里睡觉,唯有老蜈蚣自己怕脏,还不让别人消停。这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他把别人当作枕头的沙丘弄塌后幸灾乐祸的表情。
 
10,在青城山艰苦的磨练中,只有少数坚持到底的人才可以有幸进入该照。摄于白云寺前。
 
11,上了泰山顶,次日凌晨看日出,由于天冷,大家都借了大衣,成了一道别致的风景–6大知青。
 
12,与sym大学同学共10人同游青城山,由于势力庞大,即使干下了拦路拍照之勾当,别人也是敢怒不敢言。
 
13,经过了长途跋涉,我等终于直导黄龙。好位置永远是被有资格的人占据的。而这里的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位置是最好的。
 
 
 
 
分类: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