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2006年7月

回国散记(五):机上遇乡音

2006-07-29 1条评论
飞机到达温哥华以后,下去了一帮人,又上了一帮人,中国人明显多了起来。正在我闭目养神之际,耳旁传来了一句:“你是中国人吗?”, 我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前方走廊右边的一个男生问我前面的一个乘客。接着那个男生又加了一句:“上海人吗?”。 然后,我就听见了一大段一男一女的聊天的乡音。好久没有听见了,感觉特别亲切。
 
由于我的位置是靠窗的,边上是一个块头很大的老外。而那2个老乡在我前排隔着走廊的两个位置上聊天,所以已开始我并没有和他们搭话。从他们的聊天中得知,两人都在多伦多上学,那个男生在温哥华应别人的要求换了位置过来。那个男生边上有2个空位,可能我边上的觉得那里宽敞些,于是就搬了过去。这下我这边也宽敞了,我朝外坐了一个位置,离聊天的2人近了些。搭讪总是要找到切入点的,当他们聊到加拿大的大学的时候,我发话了。凭着我对加拿大大学的了解,和他们聊得很高兴。而且给他们介绍了我们美丽的纽芬兰。那两个同学对来纽芬兰旅行充满了希望,呵呵。他们也给我介绍了一些多伦多的美食。
 
聊聊天,时间过得很快,经过日本上空的时候,我还让他们看富士山呢。10个多小时很快过去了,家乡近在眼前了。
 
下了飞机后,大家一起过了海关,留了联系方式。这次旅行又交了2各朋友,呵呵。
 
分类:旅游

回国散记(四):机场小风云

2006-07-07 2 条评论
日子过得很快,一眨眼就到了回国的日子了。早上亲戚开车送我到机场,401公路有点堵车,不过比起国内的交通堵塞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到了机场,办理登记手续。往亚洲方向的登记台前队伍长得不得了,还好秩序不错。可能是有点晚了,不一会听到机场工作人员在叫我的航班号,原来让这个航班的乘客优先办理手续。我连忙举起了手,跟着服务人员来到柜台前。一个小姐很热心地帮我把手提行李提下行李车,准备秤重(看样子不光是我们纽芬兰的老太严格。)然后就听她对柜台里的人说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this case’s definately over-weighted. 于是我的手提箱子被首先要求秤重。超重16磅!我不得不打开小箱子,取出一些亲戚让带回国内的东西,打算让他带回去。取了好几次总算重量差不多了。不过那个工作人员还紧追不舍,问我这些东西放到哪里去?我说让送我的人带回去。其他两件大箱子略微有些超,不过才1,2磅的样子,人家也就算了。这时她看到我还有一个小背包,就也要求我秤。这个几乎是空的,是我为了预防万一放在外面。才7磅。她于是说让我把刚才拿出来的东西放进这个包里带上飞机,加航允许2个carry-on。真是绝处逢生啊。
 
这里还有个小插曲,由于我的航班时多伦多经温哥华回上海的。我认为多伦多飞温哥华这段是国内航线,就拿出驾照check in ,因为拿护照比较麻烦。没想到人家一定要我的护照,因为我的目的地在境外。但是,当我在多伦多的免税商店里想买些礼物带给家人的时候,又被告知,我要到温哥华买,因为我是飞温哥华的。后来飞机在温哥华停了1个小时,我拿出清单大肆采购了一番。温哥华的免税店比多伦多的商品丰富多了,价格差不多。
 
过机场安检的时候,人家对我随身携带的酒很感兴趣,不但让我从包里取出,还很仔细地研究了商标,可能怕是液体炸弹吧。我知道国内的安检是不允许液体随身带上飞机的,没开封的酒要尝一口才放行,够严格的。加拿大这边规定的是不明液体不可以。
 
 
分类:旅游

回国散记(三):游览大瀑布

2006-07-04 留下评论

       上次来多伦多有个很大的遗憾就是去大瀑布的时候,由于季节没到,Maid of the mist船还没有开航,对此一直耿耿于怀。这次可不能错过了。正好一个在多伦多的小朋友也没有去过,我就带着他去了。人少的话去尼亚加拉大瀑布最最经济的方式就是搭乘那里赌场的旅游车。要注意的是,安省法律规定19岁以下不得进入赌场,所以太小的孩子不能坐这种车。联系了几家旅行社,一家的班车30元来回,但是赌场返回25元的礼券,只要进入赌场就可以立刻套现。而且这家旅行社还奉送一盒子点心,光点心就不止5块了。

 

       Scarbough出发1个多小时就到了。我有赌场的会员卡,直接就去套现了,小朋友没有,就去申请了一张也马上套现了。赌场里人倒不是很多,我们在那里打发了2个小时,我输他赢,总数持平。发现一个规律就是越玩越输,真实的切身教育啊。玩玩可以,千万别上瘾啊。反正节制一下的话价钱比游乐场便宜多了。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国人占了大多数,呵呵。

 

       出了赌场后面就是大瀑布了。再次看到大瀑布有点激动,大自然正是最最伟大的创作人。找到船码头,买好票子(14块加币吧),不一会儿就登船了。在码头边,每人还可以领到一件雨衣。

 

       大瀑布这里其实有两个瀑布, America falls完全在对岸美国境内,比较小,大的那个horseshoe falls象个马蹄,正对着加拿大这边。所以看瀑布的话,加拿大这边比较好。我在船上拍了几张背面彩虹桥的照片,在船上拍很清晰,没有任何阻挡。开船以后,我在船的左舷,因为falls of America在这边。船会越过河面上的国境线靠近这个瀑布,让你近距离接触飞溅的水花。然后船会继续向前开,渐渐地你会感到水花越来越大,因为你离马蹄瀑布越来越近了。

 

       马蹄瀑布落差有56米,真是飞流直下三千尺啊。站在船上,仰头上望,瀑布从上方轰轰飞奔直下,低头俯视,下方水中白花花的水花沸腾着,这样近距离看真是不得不惊叹大自然的力量。(相关大瀑布游记 http://travel.westca.com/content/view/294/2/)。下得船来,雨衣完全湿掉了,脱下扔在专门的回收箱里。然后沿着河岸再向马蹄大瀑布走。从上看马蹄瀑布感觉略有不同,尤其是下面的船出没在水气雾中,不愧为maid of the mist,让人感到大自然的神秘力量。

 

       为了赶早一班的车回去,我和小朋友一路小跑,总算赶上了5点多的车。这次拍了很多不错的照片,因为天气不错,蓝蓝的天空,清晰的彩虹,宏伟的瀑布都有。但是,遗憾的是回来后不小心把记忆卡弄坏了,那些照片一张都没有了。看样子下次还一定要再去一次。

分类:旅游

回国散记(二):小住多伦多

2006-07-03 留下评论

       经过3个半小时的飞行,飞机准时降落在多伦多Pearson国际机场。然而由于当地遭遇特大雷暴雨,气象局发出警报,致使很多飞机滞留机场。我们在停机坪上等了近1个小时才给安排了栈桥。等我来到行李大厅,多伦多的亲戚已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2年前来过一次多伦多,一切还是那么熟悉。亲戚搬家了,现在的这个社区不错,一幢幢小house,门前都是小草坪,砖结构的房子,比我们纽芬兰强多了。不过感觉天空没有我们那里那么蓝,这可能是工业城市的通病吧。

 

       晚饭在附近的中国饭店吃的,价廉而物美,相比纽芬兰的食物,这里就是天堂了。后来的日子,还去喝了几次港式早茶,很不错。

 

       可能是时差的关系,次日早上很早就起来了,看看新闻。竟然还无意间发现了可以连上某人的无线网络,速度还很快,哈哈。

 

       休息了一天,后来几天自己出去走了走。去了皇家安省博物馆(ROM), 这次时间很充分,可以仔仔细细地欣赏了。ESPECIAL EXHIBITION的正好是亚洲文化,有中国,韩国,日本的很多文物,还有讲解员讲解。其中有一件中国隋代彩塑罗汉是上世纪20年代ROM从国际拍卖行买来的,据说仅有7件,比较稀罕。我一算,这个是八国联军抢来的可能性很高啊。然后又去看了看我喜欢的古代欧洲武士的盔甲武器。出了博物馆去走了走号称世界上最长的大街—Younge Street,据说一直通道北极圈呢。

 

       异日,又去了downtown逛了一下,本来打算去Fort York的,是当年的一个军营,也挺有名。我在网上查好路线,一个人坐地铁换了bus去了。没想到这个Fort York就像一个大操场,零星地建有几幢房子,进入房子还要买票,我在外面拍了几张照片就走了。沿着Front street向安大略湖方向闲逛。天热了,湖边多了很多游艇,岸边也比我上次来时热闹很多。偶然间来到了一个渡口,看到很多人在排队,想想回去还早,就买了张票,搭乘渡船来到了多伦多岛中央公园。我从多伦多的“浦西”来到了“浦东”,呵呵。从这里看向Downtown格外漂亮,很多标志性的建筑尽收眼底。岛上是个森林公园,从另一边看出去就是一望无际的安大略湖。海滩边很多老外在晒太阳(其实,这里我才是老外,呵呵)。在森林公园走了一下午才回去,在“浦西”的岸边还发现了亲切的sobeys,光顾了一下。回到“浦西”也没有马上回去,而是去看了看加拿大的wall street— bay street.这里大楼林立,几乎全加拿大所有的银行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而且都几乎是整栋大楼。最后实在累了,一看到地铁站就下去了,回到家正好是晚饭时间。那顿饭吃得可香了。

分类:旅游

回国散记(一):暂别纽芬兰

2006-07-02 留下评论

       这天天气出奇的好,碧蓝的天空中零星地点缀着几朵白云。晴朗的天气使人的心情也格外明朗。另外,今天格外高兴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我今天离开纽芬兰,回国度假。

 

       早上醒来就开始整理行李,大部分的东西已经陆续搬走存放到其他地方去了,今天还准备去学校一次,把最后的一点东西放过去。吃好早饭,背起我的背包,拖着拉杆箱去了学校。把东西放到了办公室里,和熟悉的几个同学告了别,经同学提醒,我决定把一本借的书还掉,以免不在学校的这段日子有人借的话图书馆催讨。

 

       午饭吃个简简单单的面包算了,懒得做了。走在Elizabeth大街的时候,迎面走来一对外出的小孩子,3-4岁的样子,由一前一后2个老师带队。那些孩子很可爱,一个个伸出小手,很友好地向我打招呼,这可能和国内的一些小孩子一样吧—-近距离见到老外的反应。

 

       下午把房间打扫了一下,热心的同学开车送我去机场。加航声称燃料上涨,把免费托运的702个箱子缩减到50磅每个。由于这次是回国度假,我的两个箱子基本是空的,所以出发前根本没有预先称一下,只是凭着感觉把东西扔进箱子。没想到到了机场Check in的时候,那个老太格外严格,除了要我称2个托运的箱子外,还要称我的手提行李。还好,我的两个箱子都没有超,一个44磅,一个36磅,更巧妙的是手提刚刚好是规定的23磅。我很友好地看着磅秤上的23,然后问那个老太 is this ok? 老太无奈地朝我点点头,呵呵。飞机已经坐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加航的check in 也办了不下67次了,手提行李要上秤要我倒是头回碰到。

 

       坐在机舱里,看着外面晴朗的天空,感觉很好。很快飞机准点起飞了,我看着窗外纽芬兰Avolan半岛的轮廓线,心里说,再见,纽芬兰,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分类: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