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2006年4月

春雪

2006-04-21 1条评论
早上起来,去厨房洗杯子喝牛奶,一看窗外,真是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看庭院内外,一片茫茫…嗯?慢着,我不是在做梦吧,已经春天了,国内都在准备5.1节了。难道我操劳过度老眼昏花?(昨晚的CSI挺好看,呵呵)待我定睛观看,果然,在飘雪呢。
 
这边的天气太妖了,要是2个月后还下雪的话,呵呵,窦娥的故事要重写了。一旦喊冤,说什么六月飘雪,人家立马说敢情你没去过纽芬兰吧。
 
有点事情去学校,一路上风挺大,雪花挺结实的,被风吹得象子弹一样向我袭来,打在脸上生疼生疼。前几天还在考虑把厚外套收进箱子的我,现在正在庆幸自己办事的拖拉。
 
以前有个日本电影叫什么《啊,野麦岭》,我想如果拍一部讲纽芬兰生活的电影,就叫《啊,纽芬兰》一定挺有趣的。
 
或者也可以叫《在那没有窦娥的地方》。
Advertisements
分类:加国生活

北美报税

2006-04-21 留下评论
在国内当纳税人已经好多年了,但是自己从来没有真正关心过。因为每次拿到手的钱都是扣除了税的。在日本的时候也是一样,从来没有搞懂过为什么这钱是这个数目,反正充分信任公司的财务。
 
但是加拿大就不同了,每年要自己申报一年的收入,然后根据税务条例的相关规定,算出来要补交还是向税务局要回多交的税。其实这个规定更加符合公平的原则,因为很有可能你的个人收入很多,但是家庭收入不高,如果单单看你的个人收入,你交的税是很多的,这是不合理的。但是,这个计算的过程挺麻烦的,尤其是对于第一次报税的我来说。
 
首先,每个省的表格略有不同,你得找到自己在去年12月31日那天常驻省的税表。然后从一个T1大表开始,逐步逐步往下算,每个人的情况不同,会引入不同的子表,这里很象主程序调用子程序,呵呵。但是很多专有名词不太好理解,到底是社会生活经验不够,光从字面上看,没有意义。由于我是学生,所以可以有不少免税项,这点还是挺爽的,钱少就少承担社会的义务,感觉提前共产了。
 
本来自己信誓旦旦要自己DIY税表,因为觉得那些表格已经写得很仔细了。但是自己粗粗一算后,发现交的税几乎正好是应该交的,可以返还的很少了。感觉肯定哪个项目没有给自己免税,没必要克扣自己不是,加拿大政府也不缺咱这些钱,于是决定找个代理算了。因为看到一家全国连锁的税务代理专门推出了学生报税服务,挺便宜的。与其不明不白地交钱给税务局,不如交一点钱给他们,让他们帮我合法地向税务局要钱。而且,他们给办的话,如果算错什么的,就不是我的事情了。
 
说干就干,于是和另外一个同学一起去了最近的一家分店,人家三下五除二就办好了,我接过结果一看,呵呵,把我去年交的税全部要回来不算,还多要了一些其他的钱。这个手续费真是值得。因为自己已经算过一遍了,所以他给我的表格我基本可以看懂。准备复印一份,研究研究,为明年的DIY报税作准备。授人以鱼,不若授人以渔,不是吗?呵呵。
 
通过这次研究加拿大税表,感觉这边的税并没有想象中的重,可能还是我是穷人的原因吧。不过感觉即使个人收入不错,交税的时候还是可以因为投资损失,搬家,医疗,教育等因素免掉一些税的。反正,这些问题等有钱的时候再说吧。
 
 
 
 
分类:加国生活

学期结束了

2006-04-20 2 条评论
当地时间下午2点,北京时间凌晨0点半,我向教授递交了项目报告,由此标志着这个学期3门课的结束。
这应该是我读书期间最后的一门课了。
 
由于老板的厚爱,这个学期选了3门课,一开始就沉浸在紧张的氛围中,表面上风平浪静,暗地下波涛汹涌。到了后半学期,更是风起云涌,心惊动魄。每个教授都很努力地和你过招,车轮大战呐。直累得初上学术战场的我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总算本人经过职场磨练,虽无力直捣黄龙,但是以不变应万变,步步为营,见招拆招,总算保得临安不失(应该吧,到底分数还没出来呢)。
 
虽然课都结束了,还有很多任务等着我呢。接下来最近的任务就是和加拿大税务局过招了–报税。利用这个下午的空闲,粗粗看了一下,光表格种类就有无数,更不用说具体每个表格的填写了。苦啊。
 
老板最近还要回国,要我在他回国前和他谈谈我的论文想法,这个任务也不轻啊,看样子暂时是下不了火线了。
 
唯一的安慰就是春天到了,阳光灿烂的日子,这里很美。我的老伙计4900已经好久没有工作了,哪天带他出去开开眼,否则电池都要烂了。网球球友去古巴旅行了,等他回来又可以大战了。长长厚厚的头发剃掉了,去游泳更方便了,也不会再有东西掉进池子而找不到,后顾无忧了。
 
这个学期过得很充实,以至于我都有点不适应现在没课的日子了,呵呵。"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1],看样子我可以再补充一点,由有课到无课也不易啊。
 
 
Reference:
 
[1] Sima.G (Song Nynasty) 《训俭示康》
分类:杂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