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2006年1月

我的室友们

2006-01-21 1条评论
找到现在住的房子真是很巧,来之前我打算到了才找房子,为此我订了几天学校的临时住宿。不幸的是,我一连走了3天都没有合适的住处,如果第4天我再找不到的话,我就要露宿街头了,因为学校为了给开学后住在宿舍里的同学腾出房子,我一定要在开学前搬出来。
 
正当我焦急地搜寻着房源的时候,偶然看到了广告。价钱合适,还有internet和telephone市话和有线电视,而且还不是basement.于是我当下二话没说,付了1个月的房租,当天下午就搬了进来。
 
这是一个一层楼的house,包括我,共有4家5人合住,步行到学校大概15分钟。住了4个半月了,我来聊聊我的同住的室友们.
 
1,“宿舍管理员“– J
加拿大人,老家在halifax,在这里住了好几年了,深得房东信任,负责统管一切事务。
 
我每月的房租都是交给他的,每次J老兄都会写个收条给我,很仔细。从来没有问过J老兄年龄和职业,但是估计比我大些,可能有挺高的学历,估计可能是博士。因为一次从信箱里拿信,一看他的抬头是Dr.。而且无论聊什么,他都侃侃而谈,引经据典,甚至“Great leap forward”,他都可以谈些感想。呵呵,你知道吗,great leap forward — 共和国建国初期的大事件–“大跃进”。
 
这个老兄人很好,我刚的时候他给了我一些家具,虽然很简单,但是至少我不用买了。J很爱清洁,我经常看他在打扫厨房、卫生间。
 
不过,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他做饭,呵呵,连水都不烧。因为他总是直接从水龙头里放出来就喝的,连泡奶粉都是。至于吃的东西,某天我对他说:”做饭每天都很头痛,不知道做什么。“这个老兄报以腼腆的一笑,回答:“这个让每个人都头痛的问题,我每顿吃的都是一样的。”然后给我看他的粮仓–一袋袋奶粉,麦片,罐头。呵呵,我晕!
 
2,“工程博士”–K
印度人,老家在加尔格达,在这里2年多了,在读博士生,怕冷,嗜好印度咖喱食品(废话)。
 
K大概是唯一一个占用厨房和我差不多的人。我经常在做饭的时候和他聊天。我并不讨厌咖喱的味道,而且厨房也只有他做饭的时候才有点咖喱味道,也并不是很重,我觉得并没有传说中的难闻的。有天,做饭的时候,K告诉我,你做的饭没有怪味道,挺好闻的,以前他有一个中国roomie做的菜都是臭臭的,他还以为中国菜都是那样的呐。我连忙解释中国菜博大精深,哪里是一个留学生可以代表的?更何况一个不会做菜的留学生?由此可见沟通的必要性。
 
有一次,K看到我带来的菜刀,觉得很好奇,然后蹦出一句:It’s dangerous。呵呵,中国特色啊。
 
如果天较冷,每次K从外面进来,我和他打招呼:Hi,It is cold outside ? 回答永远是那种肯定而且坚定的语气。
 
K也有很可爱的时候,年末前几天,他神秘兮兮地对我说:我明天回家了!我很惊讶:印度吗?他很开心地点点头。晚上还慷慨地贡献了他冰箱里的食物。我祝他旅程顺利。没想到第二天晚上我又看到了他,他很哀怨地说天气原因,航班改期了。可怜的人啊。
 
3,“大忙人”–M
加拿大人,老家就在本地,在学校读本科。我们这里唯一一间房里有2人的老兄。人高马大,我也吃不准他的年龄。
 
往往M说话第一遍我听不太懂,因为略微带点本地的口音,又快又含糊。M很忙,上个学期选了5门课,这个学期又是4门。M往往回来很晚,而且动静挺大,脚步阵阵。
 
M每次和我聊起繁忙的学习,就是一脸苦相,I have no my own time.
 
M比较粗心,往往他进门后,2道门都不锁的。洗好碗后,看看水池,你就可以知道他今天的晚饭了。呵呵,但这都不能掩盖他好男人的本色。因为每次都是他做吃的,端2份到房里。而且他做吃的还挺考究的,有汤,土豆泥,蔬菜,烤肉等等。
 
3.1 "海螺姑娘" — ?
她是M的同一个房间的,应该是女友/妻子之类的,不过,这姑娘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我难得,不,几乎是没有在公用空间见到过她。偶尔会和M一起夫妻双双把家还,在门口换鞋的时候和我打个招呼。然后就消失了,再也不会出房门了。
 
关于她,我实在没有什么可说的。呵呵。
 
 
这些个roomie都很友善,热情。这不,今天晚上还在厨房展开了大讨论呢。先是K问我中日关系,然后我向他介绍苦难的中国近代历史,后来,J的房门开了,原来他听到了我们的讨论,加入我们的。呵呵。从二战谈到宗教,单亲家庭,最后结束在天主教的禁止堕胎观念—-因为K同学的咖喱饭做好了。
J同学做了关于堕胎的最后总结:“It is a really complicated issue!”
 
在这样的联合之家,乐趣多多啊!
 
 
分类:加国生活

弃鱼记

2006-01-15 4 条评论
余生于江南长于江南,肉鱼之间嗜鱼,犹好鲜鱼及海味。
 
尤记北海道大扇贝刺身之甜美,挪威三文鱼刺身之肥嫩以及清蒸咸菜鸦片鱼之嫩滑。虽久闻金枪鱼中段色泽鲜淡部分(日人称之为大トロ)鲜美之名,然则无奈囊中羞涩,从未涉嘴,故未能判。
 
自觉凡鲜美之海味无一不出自北方冰冷无污染之海域,故而北海道、北欧诸国及北美北部沿岸为理想食鱼之地。
 
纽芬兰为此之一也。
 
然则,自抵埠之日,渐察超市鱼类吸引眼球者寥寥,甚失所望。唯此地鳕鱼(cod)三文(salmon)价尚可,逢价廉之际购之,或涂盐腌之油煎,或与葱姜酒清蒸,自得其乐。
 
某日,偶见一鱼未识者价廉,细察之,曰:Shark Steak。自言:听闻,鲨者,海之霸王,体健肉劲,更有抗癌之效。购之,归家。
 
如法炮制,取半,以盐腌之入油煎,稍顷功成。余下未烹者入冰箱冷藏。
 
初视,鱼排金黄,满屋生香,随即食欲大增,大口咬之,待热气散尽,忽觉满口异味难言。自问盐本氯化钠,虽乃强强组合,难保未遭热油高温电解,抑或产生不明化合之物,弃之为上。
 
翌日,与葱姜酒于余下未烹者,清蒸,须臾完成。小心品之,异味似阿莫尼亚者明显,大惑。复弃之。
 
夫经此弃鱼之变,感之有四:
 
此异味,源之不知也,惑之,
 
此鲨者,真味未觉矣,惜之,
 
为保身,二度弃鱼者,幸之,
 
尝入口,祸体不察乎,忧之。
 
 
分类:加国生活

新年登高信号山(Signal Hill)

2006-01-04 5 条评论
来这里之前,我已经查过了附近有什么好去处:Signal Hill,Cape Spear,出海看冰山。对我没车一族来说,Signal Hill是最最方便的了,因为离downtown不远。
 
“It’s very seldom to have a sunny lovely day here.” 谈天气的时候,这恐怕是我最常用的一句话了。你去查查cbc的天气预报,一周不是阴天就是雨夹雪,要不就是多云,大晴天几乎没有,偶尔有个多云转晴就已经很感激了。何况,进入冬天后,这里的日照越来越短,几乎下午4点多就开始天黑了。
 
在进入2006年后,我发现1月4日天气还不错,至少cbc天气预报上有个太阳图标。我决定抓住寒假的尾巴,于4日去一次Signal Hill。另外,中国新年有登高的一说,我也算保持民族传统吧。
 
Signal Hill位于港口北面,18世纪英法争夺加拿大的时候,这里用作一个法军观察的哨口,向外警戒大西洋面的英军的进攻。向内可以俯瞰整个downtown。一旦发现敌军,立刻在哨所打出信号,这样在downtown的大本营就知道了。Signal Hill还是1901年,Guglielmo Marconi 第一次收到跨大西洋的无线电信号的地点,由此彻底改变了人类的通讯方式。
 
早上从家里出发,打算坐车先到downtown靠近Signal Hill地方,然后走上山。没想到,找bus stop就花了我好多时间,走了好多冤枉路,最后总算回到学校的University Center上了车。和司机打过招呼后,就坐在他身后,等他通知我下车。
 
下了车后,远远就可以看见Signal Hill上的城堡,我就朝着那个方向走。其实上山有2条路,一条是车道,人也可以走,另外一条是盘山小路,只有人可以走。我上山的时候没有看到那条盘山小路,就直接走车道了。
 
一路上风景不错,前几天刚下过雪,地上很多地方雪很厚,一片白茫茫的。由于担心山上冷,我加了条棉毛裤,外套也换上了重量级的羽绒服,所以我一点也不冷。我带了3脚架,这样除了风景之外也可以帮自己拍照片了。人不多,一个人随意地到处看看,边走边照,倒也忙得不亦乐乎。我还带了MP3,一路上听过来。
 
很快到了山上,我先去了Ladies Lookout–一个类似于望夫崖的地方,据说也是因为当年妻子们在此高出遥望出海归来的丈夫而得名。这个地方几乎没有人来,下面是悬崖,远处是一望无际的大西洋,脚下是厚厚的雪,一个人走着还真有点探奇的惊险感。可能是有点云,所以大西洋没有想象中的蓝,但是依旧给人一种大自然的震撼。
 
然后我去了那个城堡—Cabot Tower.里面是一个旅游纪念品商店,呵呵,和国内很象啊。东西倒是不贵,我买了一些小东西留作纪念。2楼是一个纪念馆,里面有些关于Signal Hill 和 Cabot Tower的影像文件资料。
 
拍了一些照片,差不多了就下来了。到了入口,我又沿着Battery Road走进去。竟然无意间发现了盘山小路,不过可能因为冬天,已经关闭了。我好奇得跨过路障继续往里走,感觉离出海口越来越近。路开始往上走了,我停止了前进,因为太阳快下山了。这里离海面不远,除了有节奏的海涛声,一切都很安静。我在这里停留了一会儿,静静的感受这份安宁。波涛拍岸,激起点点浪花,偶尔有几只掠过的海鸟,发出几声畅想。太阳西下,余韵洒在身后的崖上,不得不令人赞叹夕阳妖艳的魅力。但是遗憾的是–我的电池没电了,气死我了。下次一定再来一次,走走这盘山小道。
 
回来的时候,由于找不到公车牌,也吃不准公车的时间,索性在downtown逛了一圈,去了闻名多时的苏记中国杂货铺。还看了很多教堂的介绍。然后从downtown走了回来,真是"迈着艰难的脚步"啊!累死了。
 
到家的时候,发现汗衫,衬衫全部湿掉了,今天运动量足够了,呵呵。
 
希望新年登高,全年节节高(只是苦了我这2条腿)。
 
 
 
 
 
分类:加国生活

新年到!– to all my friends

2006-01-01 3 条评论
一早起来,和家里联系了一下,共庆新的一年的开始,当然,是按照中国时间。
 
晚上还有节目呢,和同学聚会,共进年夜饭,然后去downtown的酒吧,感受当地新年气氛。
 
在同学家晚饭后,我们来到downtown的酒吧一条街,据说这里是全北美酒吧密度最高的一条街。我们找了一家有节目表演的,门票5块。还好我提醒大家,由于我们看上去很年轻,要戴上我们的身份证件。最后,门口的那个老兄还真的要求我们出示了,呵呵。
 
我叫了一杯黑啤,没有想到这里的黑啤很苦,几口以后,味道也不怎么醇香,下次还是喝柠檬水算了。
 
12点一到,大家互相庆贺新年,酒吧还送了每个人一杯香槟酒,虽然我觉得像马尿一样。
 
本来打算到downtown来看烟火的,因为市政府公布会燃放,然而当我们12点20左右出酒吧的时候,竟然已经放光了,真是短暂。
 
和同学一路逛回来,路上的行人有些会向你祝贺新年,还碰到一个特别热情的要和我们拥抱。
 
2005年在我的人生轨迹上是一个重要mile stone,因为在这一年,我决定放弃国内的工作,来加拿大读书。从此,走上和其他很多朋友不同的道路。选择也同时意味着放弃,但是你能一定说你知道哪个是熊掌哪一个是鱼吗?所以,选了就选了吧,选择是没有对错的,只要觉得值得。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不是还没有离开我们的地球嘛,不是还在这个叫earth的村子里住着嘛,呵呵,
还是那句话,说不定哪天,我们会在这个小村庄的某地偶然相逢,到时候再感受他乡遇故知的温馨吧。
 
最后,祝大家06年顺利,选择值得的选择。
 
 
 
 
分类:杂记